自学教育联盟

English Version

what is sde

Peter Gray, the board director and one of the founders of ASDE

Peter Gray, the board director and one of the founders of ASDE

很高兴在这里向大家介绍Alliance for Self-Directed Education (ASDE)。这是一个推广自学教育的联盟。这是一个新的组织,今年才获得非盈利组织的身份。其创始人包括久负盛名的Peter Gray(著名心理学教授,Free to Learn的作者,长期的自学教育和瑟谷模式的布道者)。 ASDE联盟包括了长期从事自学教育的个人和组织,比如Grace Llewellyn, Pat Farenga (John Holt思想和组织的继承者), North Star Learning Centers, Agile Learning Centers.其主旨是让自学教育真正进入大众的视野。许多年来,在教育界我们看到很多词汇被提出来,如“informal learning”, “inquiry based learning”, “student centered learning”, “active learning”, “activity theory”。这些词汇要么就是扭曲事情的本质要么就是虚假的空话。比如“informal learning”(“非正式学习”),所以学校的基于课堂的学习才是正式学习?而在我看来,所谓的非正式学习才是真正的正式学习。还有,“Active learning”, “student centered learning” and “inquiry based learning” 这些提法,如果学生不能主导他们自己的学习的话,这些提法往浅的说只能是虚假的空话往深的说则是骗人的把戏。学习是自发的,我很高兴看到ASDE用“自学教育”这个词来告诉我们学习的真正面目。

Founder/director of Not Back To School Camp, author of famed book: The Teenage Liberation Handbook: How to Quit School and Get a Real Life and Education

Founder/director of Not Back To School Camp, author of famed book: The Teenage Liberation Handbook: How to Quit School and Get a Real Life and Education

一直以来,在另类学习/教育里有两大主要的运动,一个是unschooling,另外一个是民主学校(以瑟谷学校为代表)或自由学校(以夏山学校为代表)。(虽然民主学校和自由学校的出发点和着重点略有不同,但其教育实践和理念是基本一致的甚至可以说完全相同。)unschooling在美国以homeschooling的形式存在,因为政府对义务教育(或者说强制教育)的要求,孩子的监护人必须提供证明保证孩子在进行其年龄阶段的学习,但是unschooling跟homeschooling其实完全不同的,比如unschooling没有课程设置,其学习方式和理念是和瑟谷学校一样的,当然因为缺少瑟谷那样一个能够聚焦很多小孩的物理地点,unschooling也普遍面临一些挑战,比如如何去认识当地社区里其他unschooling的小孩,如何去组织他们的学习活动等。两个运动都至少有几十年的历史,在这些群体里分享出来的实践方法和理念很多都是相同想通的,讲来讲去发现大家都在重复很多东西了,这些在社交媒体如twitter,facebook上都可以看出来,但是这些群体的实践对于这些群体之外的人却是及其陌生的。(这里面可能有主流教育群体有意规避的因素。Peter Gray曾给我们讲过他关于瑟谷学校毕业生的追踪研究的文章很难在教育研究期刊上发表。曾经有个期刊的评委会委员私下跟他说,这些期刊的评委会一直以来有意的在避免发表任何关于瑟谷的研究。)如今自学教育联盟用“自学教育”这个词来统摄这两大运动以及近些年相当兴盛的学习中心(learning centers)的实践和理念,让外界去熟悉自学教育的实践方法和理念,了解认识这些自学教育群体几十年里已经产生的许多的毕业生和他们的职业生涯,能有更多的人参与到自学教育实践里来。

Pat Farenga, inherited John Holt's legacy in unschooling, current publisher of GWS magazine

Pat Farenga, inherited John Holt’s legacy in unschooling, current publisher of GWS magazine

互联网已经深刻改变了我们的社会,但是还没有改变教育。在过去20年里,我看到技术的不断成熟,比如web2.0,虚拟现实,移动互联网等等,互联网的渗透率也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人们对互联网技术的掌握也愈发熟稔。但是我们期待的互联网对教育的深刻变革始终在我们的前方等候着我们。为什么呢?我觉得应该跟我上面提到的那些扭曲和虚假的词汇有关系吧。这些词足以说明我们对学习/教育的误解程度有多深,而要清除这些误解需要做的工作有多少。所以ASDE要让普罗大众认识自我教育的使命是极其重要的,而开源学习会全力的给予支持。

我个人以为这个自学教育联盟会在未来对教育的改变发挥及其重要的作用,所以郑重向大家推荐,希望大家能够关注甚至参与其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归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四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