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learning Frameworks

Here we want to propose to self-directed learning communities to name the new educational frameworks Self-Directed Learning (SDL) frameworks. We realize that there can be many such kind of framework, one example being Free Progress Education. Different from Self-Directed Education (SDE), which confines itself to children only, SDL frameworks are for people of all ages so you can use it to guide your building of universities, free schools or kindergartens, or learning centers for all ages including seniors. And Open Source Learning (OSL) aims to support open source software infrastructure for SDL frameworks.

As with software design, many experienced software programmers admit that the most difficult thing in software design is naming. So we propose this name Self-Directed Learning (SDL) frameworks for the communities to consider. Further, we recommend making it shorter as selflearning frameworks, just like how the words “email” or “open source” are used today. If you agree with Donald Knuth, “Think of how many keystrokes you will save in your lifetime if you stop (stop using e-mail and start using email) now!”

p.s. I have proposed to ASDE to consider adopting a more general framework that includes adults as well.

Posted in 演讲 | Leave a comment

Server restart today-2018-01-06

The hosting server is restarted by the hosting platform (webfaction) today. I received their email, but didn’t notice the date was today. Now all sites of OSL are restored. So we are sorry for this and also applause webfaction for such swift action after the security loophole broke out. Below is their email notice for your reference:

Dear WebFaction customer,

Researchers disclosed a security vulnerability affecting side-channel analysis
of speculative execution on modern computer processors (CVE-2017-5715,
CVE-2017-5753, and CVE-2017-5754). This issue affects home computers, phones,
tablets and servers. As such, nearly everyone who uses such a device is
affected. Our team is working on mitigating this, but we will have to reboot
every machine shortly in order to protect your data.

References:
http://www.cve.mitre.org/cgi-bin/cvename.cgi?name=CVE-2017-5715
http://www.cve.mitre.org/cgi-bin/cvename.cgi?name=CVE-2017-5753
http://www.cve.mitre.org/cgi-bin/cvename.cgi?name=CVE-2017-5754

We need to reboot every machine in our fleet at non-business hours over the
next few days to patch this vulnerability. Your emergency maintance window is:
January 6th between 03:00 and 05:00 UTC

Please also see the statusblog for updates:

CPU Vulnerabilities: Meltdown & Spectre

We apologize in advance for the inconvenience. Should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this maintenance, feel free to reply to this email and our support team
will be happy to help.

Regards,

The WebFaction Team

WebFaction – Smarter web hosting
http://webfaction.com

Posted in 未归类 | Leave a comment

2017年度学习回顾

English Version

现在正好是阳历新年的除夕夜。看到我的朋友们一篇篇的2017年度总结陆续出炉了,也提醒我该做年度学习总结了。不过一般来说,阳历新年只是我年度回顾的开始,从这天一直到农历新年我都是试图尽量找时间来做上一年度的学习回顾。所以这只是开始。

首先是笔记本上的2017统计结果:http://3exps.org/social/leon/stat

在最上一段,最常用的100个标签,是我个人笔记本里所有笔记的常用标签。一眼看下去,大概能知道自己经常关注的点。

Leon的2017年度学习统计

第二段是我过去5年的统计。数据也表格呈现,你可以看到每年的各种笔记的数量和自评重要性的加和。以及均值。你可以注意到各年之间的一定的规律。比如各种类型笔记的数量级基本是一致的,以及便条总是最多数量和重要性的。因为便条是用来抓取“重要体验”的,这应该很好理解。通过比较可以看出今年的进展如何。

每年最常用的20个标签和每年的新标签让你从标签的角度对每年的学习进展有一个了解。

所以学习统计页面让你很多的对你今年的学习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你可以和过去几年做一个比较。这个统计页面仍在早期实验中。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和建议,欢迎告诉我。

另外这条笔记是初略的2017年度学习的印象:

2017:快乐驱动,随波逐流,多方交流和沟通,兴趣和吃苦并重,像商人般的快速学习和结合项目全局平衡的逐层推进,算法数学物理学AI,生物医学文明人类学设计中英文写作,时间管理投入和放松

在这之后,我需要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持续的进行过去一年的学习回顾。过去曾对这个过程有过一些描述。只是这次我计划用笔记本平台把这些过程展示出来并最好能开发出年终总结的几条工作流分享给大家。

Posted in 使用示例 | Leave a comment

How to collaborate and contribute with the learning group

Here is a demo usage of how the Knowledge Engine can be used to allow exploratory and collaborative learning for a group.

Recently responding to a post of SDE forum, I did a quick compiling of SDE’s resources based on alternativestoschool

So here you can view Democratic Schools:
http://3exps.org/groups/34/bookmarkbook/tags/Democratic%20Schools/

And here for Learning Co-ops:
http://3exps.org/groups/34/bookmarkbook/tags/Learning%20Co-ops/

What I did:
I set up a group named Self-Directed Education http://3exps.org/groups/34/notebook/notes/), and all resources collected with the official tags of the group (currently: sde, Democratic Schools, Learning Co-ops) by its members are pushed directly to this group. Then these resources can be viewed through tags or queries like above.
As this screenshot shows, you can view by official tags, or other related tags. Search function is provided. So it is easy to search resources within a location, for example.

Posted in 使用示例 | Leave a comment

沟通交流

English Version

记得瑟谷学校的创始人之一Mimsy Sadofsky曾专门讲述过她在瑟谷的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对话交流(conversation)的无处不在,并且讨论的内容是在许多不同层面不同领域的。我在瑟谷学校参观的几天也有意的“旁听”了几个小时的对话交流(瑟谷有一个专门的交流室,希望和其他人交流的可以到这个房间来。当然交流也可以随时随地发生)。确实交流讨论的范围非常广,甚至随意。但这些学生很擅长交流,讨论个人经验的交流会很好的表述,比如咖啡或奶酪的品类,讨论政治话题的时候很擅长多角度的辩证分析。从我旁听的观察来看,这些瑟谷的学生是很擅长对话交流的,绝对不比我所接触的美国大学生差,比国内的大学生又强许多了。自学教育的布道者瑟谷学校的推广者著名心理学家Peter Gray通过对瑟谷学生的观察,也有过这样一段精彩的总结,经我翻译

“学生在学校的探索,尤其是青少年,是通过对话交流来完成的。学生讨论各种你可以想象的到的话题,互相之间或者与教职员。通过这样的对话他们接触到无比众多的思想和观点。因为没有权威,对话中的每一个提到的事情都成为思考的主题,而不是需要记忆的教条或者是对考试的反馈。对话交流,不像准备考试时的死记硬背,刺激智力的增长。著名的俄国心理学家Lev Vygotsky认为很久以前对话交流就是高层次思维的基础,而我对瑟谷学生的观察也让我确信他是对的。思想是内化的对话交流;而与其他人进行的对外的对话交流,就是开始。”

http://3exps.org/social/leon/scrapbook/notes/note/52974/

对unschooling做出极大贡献的Grace Llewellyn,最近看她在自学教育联盟网站(https://www.self-directed.org/) 上的超级问答里的回答,可以深深的感受到Grace Llewellyn是如何与孩子平等对话交流的 (http://3exps.org/social/leon/framebook/notes/note/72680/)。比如关于小孩玩游戏的回答。因为原文是英文的,我这里简单的翻译一下。

“我喜欢你的关于诚实交流的想法,并且我希望你能够有更多的交流的深度和细节。分享你的担心和想法,识别出那些不是那么聪明的做法问问他的想法—真正的把他带出来(他可能在自己的内心也有个自我的对话,并且是多个角度的)。大家一起来生成一个彼此都能够接受的初步的共识,持续的关注持续的交流并不断的调整这些共识。”

“和其他使用该过程的人在一起可能会激发你的孩子对自己的选择更加关注。这倒不是说他一定会改变他现在的选择,但仅仅是有意识的和自己的意愿进行互动,就可以让他的自我意识生长。最终,这会帮助他的行动逐步的围绕自己价值观里最看重的东西来进行。”

“我们对未来自我期望的表达,此时此刻的种种选择,我们生命里这两者之间的演进关系—这是非常庞大的东西。这是自学教育的核心,是设计幸福人生的核心。只要个体积极的有意识的参与,这个演化关系是不断进步的。”

“在一些家庭,要让对话交流能够发生,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必须先解决。要让每个人(尤其是孩子但又不仅限于孩子)知道他们能够自由无保留的分享他们的观点而不会被喝止,必须有更深的信任。”

这里简单引用的几句也许可以让大家管中窥豹的体会到Grace Llewellyn对平等交流的理解。如果对平等交流想要有更多的了解,我想你一定可以在她的著作,网站和项目里找到更多的内容和细节。也难怪她能够在几十年里引领unschooling运动从星火发展到生机勃勃的燎原之势。

正如Grace Llewellyn所说,平等交流就是自学教育的核心,能够和他人进行平等的交流就是学习的最基本的能力。而我的理解,所谓的读书的“神奇”功用之一就是可以培养平等交流的能力,因为读书就是和作者的对话,和作者的人生体验的对话。一本书就是该书的作者试图阐述他个人的人生体验,读许多不同的书就是和不同的人进行人生的对话。李银河说和一个人的婚姻生活就是在读一本书,她很有幸挑到了王小波这本大书,内容及其精彩和丰富。

生命的本质即多元。平等的对话交流就是从多元的生命形态里汲取生命营养,也即学习或者生长。

我们传统的学校,大家在里面读了十几年,却仍然没有形成读书的习惯,更没有学会如何进行平等的对话交流,缺失最基本的学习能力,难道还不足以说明这个教育体系的失败吗?还能比这个更失败吗?要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教育,看看自学教育吧!看看unschooling和瑟谷学校里的孩子是如何学习的。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志愿者招聘

English Version

开源学习已经申请成为自学教育联盟在中国的地方联系组织,后续需要不少定期的宣传工作,可以向公众阐述自学教育的理念,或者回答对自学教育感兴趣的人的问题,另外也有需要在各个城市有联系人。目前需要若干志愿者。如果你认同我们的理念,想参与到这个工作里来的可以跟我联系,希望擅长英语(不擅长的我们可以提供学习资源和方法 :))。欢迎大家转发。

联系方式:sys @ opensourcelearning.org 或者留言

Posted in 未归类 | Leave a comment

未来教育之路

English Version

这里我们想简单的分享一下我们理解的走向未来教育的道路。限于篇幅,这里只能简略的纲领性的讲一下。我们希望这个纲领性的内容可以统领开源学习未来的行动,并让更多的力量可以加入到这个方向里来。

我们的理解,未来教育应该是“自学”(Self-Learning)教育。

最近,自导教育联盟( Alliance for Self-Directed Education )成立了以推广自导教育(Self-Directed Education)。至少几十年来,在美国乃至全球一直有两大运动,一个是unschooling,另外一个是民主学习或者自由学校。Unschooling在美国主要是采取在家上学(homeschooling)的方式,因为官方有要求,学龄儿童必须接受某种程度的教育,所以一般注册为在家上学,但实际上的学习方式却是和在家上学完全不一样的,比如unschooling是没有课程表的。实际上,如果你熟悉瑟谷学校Sudbury Valley School), unschooling的学习方式是和瑟谷完全一样的。以瑟谷为代表的民主学校,以及以夏山(Summerhill)为代表的自由学校,虽然在出发点上很不一样,但是在其引发出来的学习实践和方法上却是完全一致的。这些社区(民主/自由学校,unschooling)在社交网上(如facebook, twitter)分享出来的内容,如果你专注的看过一段时间,你可以很容易注意到他们的很多观点和实践是一样的,你甚至可以识别或者归纳出他们共通的一组理念和实践方法。所以在这些群体里,共鸣非常高。但是出了这些群体,在主流媒体或者人群里,却基本上没有听说过这些理念和实践。而这些理念和方法已经被实践了几十年了,并且已经有了很多届的毕业生,这些群体也独立发表及印制了相当多的材料介绍总结他们的实践方法。他们这些成熟的理念和实践方法应该为主流人群所知道,成为他们可供选择的教育方案。 自导教育联盟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统一这些群体这么多年来努力的结晶,把其理念和实践方法总结出来,给一个统一的名字”自导教育”(Self-Directed Education),这样方便各个社区去推广。在我看来,这种行动,就是去拨开云雾见青天,把许多年来大家意识里根深蒂固的关于教育和学习的错误观念来一个拨乱反正,认识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学习/教育。比如说“非正式学习”,“翻转课堂”这些词汇,我们要把被翻转的东西翻转过来,自学才是真正的学习,自学才是主流学习。另外,提一下最近流行的学习中心(Learning Centers),比如分别拥有一二十所分中心的North Star Learning Centers 和Agile Learning Centers,他们的理念和实践和上面讲的社区是一致的,本身也在自导教育联盟里面,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参与自导教育联盟包含了这些群体里的好几个重量级的人物,也很有执行力,所以很值得国内的教育群体关注。另外关于民主/自由学校和学习中心有固定的场所,也就有固定的人群,所以很多组织方式上就和松散的Unschooling有很多不同,但是Unschooling也有全国性甚至全球性的组织和资源的支持,如Grace Llewellyn创立的Not Back To School Camp, John Holt以及其接班人Pat Farenga运营的Grow Without School (GWS)杂志,以及Blake Boles组织的游学项目等等。而unschooling家庭经常遇到的寻找本地社区的志同道合者的问题,也有社区网站等的支持,而自导教育联盟也计划在这些方面给予更多的服务。限于篇幅,这里不深入进去讲各个社区的异同以及自导教育的具体的理念和实践方法。

所以我们相信自导教育联盟在做的事情是当前很关键的一步,在自导教育群体已经非常相当成熟,已经产生大量内容的时候,统一各社区的努力,一致性的提出可以为大众所了解的教育理念和实践方法,这一步在当前来说应该是恰当其时的。所以特别希望大家关注并参与。不过我们(开源学习)也认为也许我们可以步子迈的更大一点。自导教育联盟特意的把自导教育(Self-Directed Education)定义为适应儿童的教育理念,有意的把成人排除了,认为那属于更宽泛的self-directed learning。但是,我们知道,大学里的学习/教育方式在本质上是和中小学的学习/教育方式是一样的。而现实中,自导教育社区的年轻人毕业后如果要继续更深入的学习,还是只有去大学的出路,所以都会有个适应另外一种学习/教育模式的阶段,这个阶段不会太长,并且这些已经拥有自学能力的年轻人可以容易的做到去适应那个旧的模式,但毕竟还是有一个适应的阶段的。所以我们(开源学习)认为,为什么不步子更大一点,直接提出包括成人在内的新的教育框架/模式,去取代旧的教育框架/模式。当前全世界的学校,即使互相之间有很大区别,不同国家差别也很大,但是本质上都是一个旧的教育框架/模式,即以课堂为核心的教育模式。这种模式只有150年的历史,其产生是为基于流水线的机器化大生产服务的,但是在人们意识里造成的影响已经根深蒂固,以致现代人只要谈到学习/教育就想到上课,如果没有了课堂这个概念,他们就无法思考什么是学习,这个现象即使在做互联网教育创新的人群里也非常普遍,所以很容易理解目前的各种互联网教育还是以传统的课堂教育模式为基础的。但是熟悉瑟谷学校的人知道,瑟谷是没有课堂的!而且瑟谷学校的成本比当地的其他公立学校还要便宜,瑟谷已经这样运营了50年了。所以是时候提出一个新的框架来取代这个旧的框架了!Marco的Free Progress Education (FPE)正是准确的提出了这样一个新的框架,这个框架在自导教育的基础上,增加了其他核心的内容,这些内容开源学习也非常认同,本身也是开源学习一直在宣传的理念:对反思和理解的强调;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老师;网上portfolio的建立和新的更全面评估方式来改变依赖单一的考试成绩的评估方式,解决就业难题;需要的基础设施,如物理空间和软件。(具体可以阅读FPE网站,强烈推荐,因为Marco的框架表述能力很好)。这个新的学习/教育框架我们认为还需要更丰富和细化,也需要大家基于这个框架的实践,同时需要软件的基础架构的支撑。

所以我们认为应该可以步子迈的更大一点,这样对于儿童教育我们也可以同样的在一个框架下面去做,去总结我们的经验,去迭代。在我们这个互联网时代,我们需要用这个新的教育框架去取代旧的教育框架了。这个新的框架本质上就是一个自学的框架。开源学习(OSL)已经开发的软件可以作为这个框架的基础架构的一部分(还需要其他很多类软件),因为开源学习的软件从一开始就是为解决这些问题为这个未来学习的愿景而设计的。同时也希望广大的程序员们能理解这个愿景,贡献自己的才智。从软件的角度看,学习是意识活动的一部分或者一个维度。所以学习软件都应该是意识软件,而且我们可以认为学习以致理解应该是意识的核心。过去的跟意识相关的软件基本都是基于文档的(如果我们把视频也视为一种文档的话),我们需要更细的粒度。开源学习的知识引擎就是基于更细粒度的重要体验(Significant Experiences)形式上体现为便条(snippets)的把各个领域的重要体验转化为高层的结构化的知识的引擎。我们相信这样的知识引擎应该是所有意识软件的核心,并且我们相信我们会很快迎来意识软件繁荣的时代。

这就是我们理解的未来教育之路。已有的自导教育的多年的成熟的实践和大量的内容已经适合我们在这个时候提出一个新的教育框架,用这个新的教育框架去进行实践,并不断的丰富其,培养更多的自学教育的人群,而相应的软件架构在这样的教育框架和教育实践里才能真正的发挥其潜力,并充分的把自学教育的威力激发出来,使其相对于旧的教育框架展示出巨大的优势,真正完成我们对教育的改变。

关于ASDE和FPE,下面文章有更多介绍:

Introduction to Free Progress Education

Alliance for Self-Directed Education

注:Alliance for Self-Directed Education,Self-Directed Education 等英文名的中文名是我自己翻译的,目前这些词还没有官方正式确认的翻译。比如Alliance for Self-Directed Education,可能更好的翻译是自导学习教育联盟。一切都还很新,所以希望大家积极参与。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2 Comments

近代大师出身

发这样的东西,一定是要做些说明的。可能没什么意义。只是个人突然感兴趣,想弄出来看看怎么样。人物是按照维基百科上的某一年份出生人物页面来人工提取的。因为基于维基,自然受限于维基本身。这点,客观的讲,维基的收录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应该还是比较齐全的,当然自然也会现代的人物收录的比较多包括很多只是有点新闻的人物。另外因为是根据本人的熟悉程度,故主观性比较强。根据个人的喜好,一般会优先把文学家艺术家学者放前面。因为个人爱好体育,所以也会包括著名的体育人士,何况体育也曾是中国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可能是唯一的大众流行文化。本不想加入政治人物,因为政治人物每个年代都会有,但是文学家艺术家不见得每个年代都会有。但是还是加入,主要还是给大家提供一个时代的参考吧。外国人只大概拣了最有名的,因为很多也认不出来。另外收录时一目十行的查看,所以遗漏的恐怕不少。图快,不够严谨,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做份更严谨的出来。我这个就权当是抛砖引玉。

每一年出生的人物一般第一行的是大陆的,第二行是香港的,下面一行是台湾的,再后面就是新加坡,日本,美国等。

另外,1962年以后的没有在维基上去按年份查该年份出生人物页面,因为人实在太多了。所以1962年以后的只是凭借记忆想到几个名人,然后查了他们的出生年份。不过感觉70以后能称作大师的人物实在太少。

另外附上这次在维基百科上做研究性阅读后收集整理出来后的知识包

拣几个有趣的说说。说说光辉灿烂的几个年份吧。

1971 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光辉灿烂的一年

1969

1962 香港娱乐圈光辉灿烂的一年

1952

1941

1940

1912

1911

1910

1896

1895

卓别林和希特勒是同一年的。蔡元培和霍元甲是同一年的。还有好多有意思的同一年的,自己找找看。

以下是该表

————————————————–
1977 郭玉闪 孙继海
1976 黄章(魅族) 柴静 许知远 刘国梁 李湘 夏雨 张效瑞 翁帆
梁咏琪 舒淇
王力宏 林心如
吴恩达 罗纳尔多

1975 龚琳娜
贝克汉姆

1974 徐静蕾 李健

1972 罗永浩

1971 丁磊 马化腾
朱茵

1970 贾樟柯

1969 窦唯 王菲 高晓松 雷军

1968 张楚 李彦宏

1966
黎明

1964 马云 张朝阳

1963 李宁 姜文

1962 史玉柱 刘亮程 丁武(唐朝乐队)饶毅 俞敏洪 唐骏 董文华
梁朝伟 周星驰 黃家駒

1961 刘军宁 崔健 陈冲 宋丹丹
张学友 黃日華 刘德华 黄秋生 林夕 叶倩文
赵传

1960 贺卫方 方滨兴 郎平 徐小平
朱德庸
周华健 齊秦
费翔
马拉多纳

1959 张维迎 冯仑 古广明
翁美玲 林奕華(香港)
童安格
山口百惠

1958 朱永新 许家印 冯小刚 严歌苓 杨丽萍 李扬(配音)
陈百强 梁家辉 苗侨伟 王家卫
陳文茜 姜育恒 李宗盛

1957 顾长卫 艾未未 巩汉林 赵本山 朱淼华
万梓良
齐豫 李子恒

1956 顾城
张国荣 张明敏
蔡英文

1955 刘晓波 陈道明 刘晓庆 张海迪
周润发 王晶 费玉清
鸟山明

1954 高华 孙大午 董明珠
成龙 赵雅芝
李安 赖声川 林青霞
科恩兄弟

1953 胡舒立 艾晓明 韩三平 陈丹青 汪丁丁 许小年 薛蛮子 习近平 刘志军
张艾嘉
邓丽君 胡因梦 林清玄
曹薰铉

1952 王小波 李银河 林达 林毅夫 聂卫平 陈凯歌 朱学勤 贾平凹 鄢烈山 唐国强
刘镇伟 吴孟达 洪金宝
龙应台 李立群 苏芮
李显龙

1951 王石 任志强 严援朝 张纪中 孙正平 史铁生

1950 张艺谋 姜昆 邓榕
盧冠廷
郭台铭 陈水扁 马英九
久石让

1949 丘成桐 北岛 路遥 牛群 石富宽 薄熙来 胡万林
刘墉
徐小凤
村上春树
理查基尔

1948 刘永行 周小川 王刚 侯耀文
许冠杰 黄元申
蔡志忠 张小燕

1947 易中天
林子祥
北野武
斯蒂芬金

1946 朱清时 余秋雨 侯耀华 陈小鲁 黄华华 陈良宇
亦舒
克林顿 川普

1945 宗庆后 庞中华
罗文

1944 倪润峰 戚务生 徐根宝 李长江 李谷一
刘丹 彭定康

1943
三毛 席慕蓉

1942 陈忠实 刘心武 章诒和 遇罗克 赵忠祥 胡锦涛 温家宝
董桥 许冠文
斯蒂芬霍金 拳王阿里

1941 刘再复 田连元 牟其中 毛远新
黄霑
宫崎骏
金正日
鲍勃·迪伦

1940 高行健 叶永烈 李纳
李小龙
约翰列侬

1939 钱理群 袁伟民

1938 唐家璇
古龙

1937 严顺开 古月
容国团 董建华
釋證嚴 白先勇

1936 林兆华
李远哲

1935 高尔泰 王洪文
张五常
李敖
大江健三郎

1934 傅聪 王蒙 苏永舜 马季
里奥纳德·科恩

1933 陈景润 年维泗
渡边淳一 藤子·F·不二雄
加林查
1932 梁从诫 刘胡兰 蒋彦永
高仓健
伊丽莎白·泰勒

1931 袁伟时 流沙河 黄继光 罗盛教 朱厚泽 姚文元 戚本禹
釋聖嚴

1930 李泽厚 厉以宁 袁隆平 屠呦呦 资中筠 严凤英 张志新 禹作敏 陈希同 朱森林
許倬雲 余英时

1929 茅于轼 周海婴 梁再冰 杜致礼 董存瑞 曾雪麟 胡启立 丁关根
米兰昆德拉

1928 褚时健 赵丽蓉 钱其琛 朱镕基
手塚治虫 池田大作
秀兰·邓波儿
1927 何祚庥 高耀洁 李文华 释一诚
釋星雲

1926 李振道 江泽民

1925 黄胄 刘宾雁
B.B.King

1924 邓稼先 黃永玉 六龄童 乔石 叶选平
金庸 梁羽生

1923 李慎之 毛岸青 王进喜
李登辉
李光耀

1922 杨振宁 毛岸英

1921 赵无极 华国锋
盛田昭夫

1920 张爱玲
唐德刚 王安(王安电脑)

1919 吳冠中 赵紫阳
殷海光

1918 穆旦
包玉刚
南怀瑾 黄仁宇
纳尔逊·曼德拉

1917 侯宝林 张春桥
辜振甫

1916 汪东兴

1915 于光遠 卢嘉锡 时传祥 邓力群 胡耀邦

1914 吴清源 马三立 谢添 徐迟 杨成武

1913 钱三强 王洛宾 孙犁 习仲勋
尼克松

1912 钱伟长 吴健雄 袁家騮 邓拓
金日成

1911 陈省身 钱学森 黄万里 杨绛 季羡林 萧红
里根

1910 费孝通 曹禺 錢鍾書 萧乾 南海十三郎 贺子珍 蒋经国 张爱萍
黑泽明
柯棣华

1909 谈家桢 吴晗 范长江 刘长春 李先念

1908 傅雷 陶铸 周立波
梁醒波
西蒙·波娃

1907 王淦昌 释本焕 趙樸初 李可染 川島芳子 杨尚昆 林彪
邵逸夫

1906 李健吾 周有光 王实味 陆定一 胡兰成 释印顺 溥仪

1905 李惠堂 冼星海 师哲 赵一曼 陈云

1904 林徽因 郭廷以 程砚秋 傅抱石 丁玲 任弼时 邓小平 婉容

1903 梁实秋 陆小曼 楼适夷 陈赓

1902 顾毓琇 苏步青 周培源 沈从文 柔石 還珠樓主 胡风 释海灯(海灯法师) 彭真 罗荣桓

1901 严济慈 梁思成 俞大绂 邓恩铭 陈毅 张学良 杨开慧 徐向前

1900 林风眠 万籁鸣 万古蟾 冰心 夏衍 小鳳仙 张闻天
李约瑟

1899 潘光旦 老舍 黃宗霑 李苦禅 张大千 聂荣臻

1898 叶启孙 丰子恺 朱自清 翦伯赞 刘少奇 周恩来 彭德怀 康生

1897 吴有训 朱光潜 章乃器 潘天寿 雷震 羅家倫 叶剑英 宋美龄

1896 徐志摩 矛盾 郁達夫 傅斯年 刘海粟 贺龙 澎湃

1895 徐悲鸿 金岳霖 冯友兰 林语堂 钱穆 张恨水 章伯钧 吉鸿昌 傅作义

1894 梅兰芳 叶圣陶 邓中夏 宋子文

1893 熊庆来 晏阳初 梁漱溟 顾颉刚 宋庆龄 毛泽东 白崇禧

1892 郭沫若 刘伯承
芥川龙之介
赛珍珠

1891 饒毓泰 胡適 刘半农 李宗仁 孙科

1890 陈寅恪 竺可桢 释太虚

1889 李四光 李大钊 张奚若 袁克文 宋霭龄 孙殿英
卓别林
希特勒

1888 周建人 盖叫天

1887 钱玄同 林觉民 柳亚子 钱基博 蒋中正
薛定谔

1886 蒋梦麟 邵飘萍 朱德

1885 周作人 熊十力 鄒容 李济深

1884 苏曼殊 谢觉哉

1883 馬一浮 汪精卫 郭松龄

1882 钱家治 蔣百里 蔡锷 宋教仁

1881 鲁迅 章士釗
冯卡门

1880 李叔同 陈垣

1879 陈独秀 李宗吾(厚黑学)
爱因斯坦

1878 黄炎培 何香凝 吴玉章

1877 王国维 廖仲恺 徐特立

1876 張伯苓 陈师曾 陈师曾(衡恪) 林长民 何叔衡

1875 陈天华 秋瑾 杨度 张作霖

1874 陈嘉庚 黄兴 吴佩孚

1873 梁启超

1872

1871 杨昌济 光绪

1870 熊希齡
鈴木大拙

1869 章太炎
甘地
1868 蔡元培 霍元甲 黄金荣

1867
居里夫人

1866 孙中山
罗曼罗兰

1865 谭嗣同

1864 齐白石

1863

1862 释印光
欧·亨利

1861 詹天佑

1860

1859

1858 康有为

1853 陈三立

1848 黄遵宪

1844 吴昌硕

1937 张之洞

1835
马克·吐温

1831 陈宝箴

1823 李鸿章

1812 左宗棠

1811 曾国藩

1472 王阳明

Posted in 未归类 | Leave a comment

Introduction to Free Progress Education

Recently from self-directed.org I got to know Marco Masi and his project Free Progress Education (FPE). fpe

Especially you can read these two documents:
short intro to FPE: http://tinyurl.com/IntroFPE-en
longer intro to FPE: http://tinyurl.com/FpeEng

ASDE (Alliance for Self-Directed Education) has intentionally used “Self-Directed Education” (SDE) to unify unschooling and democratic or free schools together as they share common practices and believes that can be summarized as Self-Directed Education. I feel Marco has keenly observed that unschooling and democratic or free schools only apply to children and many parents from these communities still view colleges/universities as the legitimate places (also the only places to go) for their children’s future learning. However, the way people learn in colleges/universities are not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from that of compulsory schooling for the primary, secondary, middle and high schools. So I think Marco is right in seeing this with a more general picture and framing it as a pedagogic issue and calling for new pedagogic frameworks. I think he has listed a few things that are essential to such a framework. In addition to self-directed education, he also pointed out learning should come from intrinsic needs instead of from outer needs, also he recognized the needs of physical infrastructure (which I think of things like learning centers).

So I think he is very right in calling for a more general pedagogic framework, which is centered around self-directed education with its common practices and believes. We should not separate children and adults and think education is only for children or make it seemly so. It is as important to change adults’ concepts of learning as to change child education. I also think maybe the breakthrough or the long expected “tipping point” can come earlier if we focus on adult learning first.

So I think Marco has framed the right question. Do we really need an alternative pedagogic framework that is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from the current one in the mainstream education system? Is self-directed education the right one? In addition to the current well-know common practices and believes in self-directed education, what else can we add, such as physical infrastructure or even software infrastructure? I think the content and practices of such a framework need to be enriched and be built upon. These question are what we need at this moment. It goes beyond the Self-Directed Education, which is only for children, and asks for a more general approach that also applies to high schools, colleges, university and research centers, as adult education in general.

I share with Marco the same belief that physical infrastructure such as learning centers are needed, at least for helping people cultivating self-learning skills. (Self-learning has long been my goal since the first day of Open Source Learning and even long before that. “We are all self-learners! Make self-learning easier!” To support ASDE, I started to use more “self-directed education”.) Other things that I share with him include the belief that the change will not come from within of the established present institutions.

If you are interested, you can read more from his book entitled “Free Progress Education”: https://www.amazon.com/dp/1539673081

And according to Marco, he is planning a Free Progress University (FPU) oriented at building a theoretical physics faculty.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自导教育联盟

English Version

what is sde

Peter Gray, the board director and one of the founders of ASDE

Peter Gray, the board director and one of the founders of ASDE

很高兴在这里向大家介绍Alliance for Self-Directed Education (ASDE)。这是一个推广自导教育的联盟。这是一个新的组织,今年才获得非盈利组织的身份。其创始人包括久负盛名的Peter Gray(著名心理学教授,Free to Learn的作者,长期的自导教育和瑟谷模式的布道者)。 ASDE联盟包括了长期从事自导教育的个人和组织,比如Grace Llewellyn, Pat Farenga (John Holt思想和组织的继承者), North Star Learning Centers, Agile Learning Centers.其主旨是让自导教育真正进入大众的视野。许多年来,在教育界我们看到很多词汇被提出来,如“informal learning”, “inquiry based learning”, “student centered learning”, “active learning”, “activity theory”。这些词汇要么就是扭曲事情的本质要么就是虚假的空话。比如“informal learning”(“非正式学习”),所以学校的基于课堂的学习才是正式学习?而在我看来,所谓的非正式学习才是真正的正式学习。还有,“Active learning”, “student centered learning” and “inquiry based learning” 这些提法,如果学生不能主导他们自己的学习的话,这些提法往浅的说只能是虚假的空话往深的说则是骗人的把戏。学习是自发的,我很高兴看到ASDE用“自导教育”这个词来告诉我们学习的真正面目。

Grace Llewellyn, founder/director of Not Back To School Camp, author of famed book: The Teenage Liberation Handbook: How to Quit School and Get a Real Life and Education

Grace Llewellyn, founder/director of Not Back To School Camp, author of famed book: The Teenage Liberation Handbook: How to Quit School and Get a Real Life and Education

一直以来,在另类学习/教育里有两大主要的运动,一个是unschooling,另外一个是民主学校(以瑟谷学校为代表)或自由学校(以夏山学校为代表)。(虽然民主学校和自由学校的出发点和着重点略有不同,但其教育实践和理念是基本一致的甚至可以说完全相同。)unschooling在美国以homeschooling的形式存在,因为政府对义务教育(或者说强制教育)的要求,孩子的监护人必须提供证明保证孩子在进行其年龄阶段的学习,但是unschooling跟homeschooling其实完全不同的,比如unschooling没有课程设置,其学习方式和理念是和瑟谷学校一样的,当然因为缺少瑟谷那样一个能够聚焦很多小孩的物理地点,unschooling也普遍面临一些挑战,比如如何去认识当地社区里其他unschooling的小孩,如何去组织他们的学习活动等。两个运动都至少有几十年的历史,在这些群体里分享出来的实践方法和理念很多都是相同想通的,讲来讲去发现大家都在重复很多东西了,这些在社交媒体如twitter,facebook上都可以看出来,但是这些群体的实践对于这些群体之外的人却是及其陌生的。(这里面可能有主流教育群体有意规避的因素。Peter Gray曾给我们讲过他关于瑟谷学校毕业生的追踪研究的文章很难在教育研究期刊上发表。曾经有个期刊的评委会委员私下跟他说,这些期刊的评委会一直以来有意的在避免发表任何关于瑟谷的研究。)如今自导教育联盟用“自导教育”这个词来统摄这两大运动以及近些年相当兴盛的学习中心(learning centers)的实践和理念,让外界去熟悉自导教育的实践方法和理念,了解认识这些自导教育群体几十年里已经产生的许多的毕业生和他们的职业生涯,能有更多的人参与到自导教育实践里来。

Pat Farenga, inherited John Holt's legacy in unschooling, current publisher of GWS magazine

Pat Farenga, inherited John Holt’s legacy in unschooling, current publisher of GWS magazine

互联网已经深刻改变了我们的社会,但是还没有改变教育。在过去20年里,我看到技术的不断成熟,比如web2.0,虚拟现实,移动互联网等等,互联网的渗透率也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人们对互联网技术的掌握也愈发熟稔。但是我们期待的互联网对教育的深刻变革始终在我们的前方等候着我们。为什么呢?我觉得应该跟我上面提到的那些扭曲和虚假的词汇有关系吧。这些词足以说明我们对学习/教育的误解程度有多深,而要清除这些误解需要做的工作有多少。所以ASDE要让普罗大众认识自我教育的使命是极其重要的,而开源学习会全力的给予支持。

我个人以为这个自导教育联盟会在未来对教育的改变发挥及其重要的作用,所以郑重向大家推荐,希望大家能够关注甚至参与其中。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