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实验

New Generation of Textbooks

Recently I wanted to review the “knowledge” I have “learned” at schools. There is a lot of that kind of “knowledge” that was “learned” but never practiced. I am thinking that I need to review my old textbooks and note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实验 | Leave a comment

已证的假设和待证的假设

(English) We want to work with these two group of people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实验 | Leave a comment

笔记本的邀请机制和分级系统

笔记本采用邀请机制,现在都是由我来邀请,邀请进来的用户,我会用至少一个月的时间来每日对其所做笔记做一个指导,帮助用户用笔记本来抽取生活中的学习经验,形成好的知识结构。我认为掌握了这个方法的学生,我会授权他邀请用户的权利,他邀请进来的用户他要负责指导其如何用笔记本来进行生活中的学习。对于我认为具体很好的知识管理能力的人并在某些领域已经形成很好的知识体系的人,我将给于他们更高的授权,即可以开课。通过这样的分级系统,我希望形成象柔道跆拳道一样的分级系统。柔道跆拳道在全世界的普及和它的标准化的分级系统有很大的关系。我想尝试一下这样的分级系统是否对于新的学习和教学体系的形成也会有很大促进的作用。现在的课堂式教学考试只能最多只能说明学生通过了对知识点的考察,无法说明学生是否掌握了学习能力。而通过笔记本的邀请机制和分级系统,就是一种对学生学习能力的一种认证,更高一级就是对用户教学能力的认证。这和开源软件运动里在一个开源软件里也有不同级别的贡献者的分级系统是一样的。 这是现在设想的做法,还需要实验来探索这个想法。也希望大家提提自己的意见。

Posted in 文档, 实验 | Leave a comment

用笔记本组织学习沙龙

笔记本有学习领域。学习领域里是一个领域里的知识,其中包括了一个根知识包,一个根标签树,你可以看到这个学习领域里所含标签下的笔记。一个知识领域基本上就可以展现一个学习领域里的知识结构。一个知识领域里还有学习小组。沙龙的成员也就是这个学习小组的成员。平时学习小组成员依靠这个学习领域里已有的知识结构进行学习(所谓的scaffold for learning)。这个学习小组里面会自动有这个学习领域的根知识包和根标签树,学生在这个学习小组可以通过根知识包和根标签树去浏览这个领域已有的知识,还可以发散性的去看和根知识包相关的其他知识包(笔记本有这个功能,去显示一个知识包的相关知识包),以及看这个领域里所含标签(即根标签树下的所有标签)里的所有笔记。大家可以做评论,可以在每个知识包下面发起象g+ hangout一样的网上讨论,所有讨论的结果都附在该知识包下面,供以后的人学习。老师在有时间的时候也可以加入讨论,对学生做一定的指导。老师每月发起一次学习沙龙活动,每次沙龙活动可能会指定根知识包里一个具体的子知识包或者根标签树下的一个子树让大家学习。并建议大家完成一些项目,比如在建立自己的知识包,或者建立相关标签树,并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注意用相关的标签去收集相关的学习经验(当收集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建包或树)。每个人收集到的学习经验其他人都可以即时的收到(移动终端的即时通知和email的每日更新),大家可以互相做评论,也可以对别人的笔记做有用/无用的打分,老师也保证每天都会给于及时的指导。 而月底的学习沙龙活动,会规定一个参加人数的下限和上限。报名参加者达到下限以上人数沙龙才成立。并且平台可以有时间协调工具帮助大家找到最多的人可以参加的时间段。 在学习沙龙活动中,大家主要是对一个月来的学习活动做一个总结。对大家打分比较高的笔记和比较激烈的评论和网上讨论做一个回顾。对学习小组成员这个月里做的知识包按网络评分顺序做逐一的讨论。最后要确定哪些知识包或者标签树是有价值的和是属于本领域的知识结构,可以被放入根知识包或根标签树里面去。 这样对一个比较大的包,比如读书的方法,自学的方法,时间管理,人生第二阶段的成长,儿童教育等,大家每个月都会有一个重点的学习。而学习后的知识结构一直在那里,还会有反复不断的学习。学生学会从生活中去抽取知识,形成好的知识结构。学生的学习是可视化的,学生的贡献(学生的知识包和标签树被加入根知识包和根标签树)是象开源软件一样大家承认的可见的,是学生的网上个人资历库的重要成分。学生的学习主要依靠大量的自学(依靠老师在这个学习领域里已有的知识包和标签树,其中含有大量的学习资源,比如好的网站,书籍,视频等等,还有很多的学习问题让学生自己去思考,去评估自己的学习进程),和学生间的相互学习(如果学生数量比较多,大家在一个学习领域很快就能够收集比较齐的学习经验)。老师只是每天用很少的时间做一个及时的指导,偶尔的参与或主持网上对某个知识包的讨论,和对月末学习沙龙的主持。 其实可以办沙龙,也可以开课,只是同一样东西的两种讲法而已。

Posted in 文档, 实验 | Leave a comment

以活动为中心的教学 + 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

以活动为中心的教学 不管什么教学,其实首先都应该问这个教学的活动是什么。比如说语文教学,就不应该脱离学生建图书馆的活动 (包括学生自己办杂志,报纸等)。 数学教学可以拆解成很多小活动,一个阶段一个阶段 的。 比如用excel处理数据的活动等等。也许首先让学生对用Excel产生兴趣是重要的。 作为老师,可以向学生演示自己平时是如何用Excel来处理数据的,激发同学的兴趣。我想这么多学生,一定会有几个学生对用Excel来处理数据感兴趣。那就鼓励他们去实践。老师只是象一个大朋友一样提供一些自己知道的资源帮助他们去学习这个新的技术。然后这几个同学可以演示给大家他们所做出来的结果。引发更多学生的兴趣。也许他们自己就会去学习了。作为老师,注意观察,然后如果有必要,专门上一门课,重点是解决一些比较困难的问题,或者把excel往更广阔的知识领域去引导 (比如很多背景知识等)。 这样其实很多学习的过程是在课外完成的。 这样一个过程,其实和小学生们自己学习打乒乓球,篮球等等是一样的。我们小时候,就是小朋友们经常一起玩打乒乓球才学会打乒乓球的。总是会有一些人开始带动,然后很多人开始玩; 总是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专注,每天课间休息,中午,和周末都在打乒乓球。 老师只要象一个大朋友和他们一起玩就是了,并象一个朋友一样给予很多的帮助。 这些活动,最好是有社会意义的而不是纯粹只是为了教学而设计的活动。比如现在网络时代,中小学生能不能自己来办一些适合他们阅读的电子报纸或杂志?或者自己来参与设计一些好的学习软件?或者参与一些公共知识的建设,比如在维基百科上对和自己家乡有关的知识词条进行编辑。或者参与一些城市设计,比如北京小学生提出的汽车尾号出行日期安排的改进方案。或者是校园的绿化设计,冲突解决方案设计等。活动最好是能和尽量广泛的社会空间产生联系,是持久性的存在的,对社会是有建设意义的,可以让参与者感受到劳动付出后的环境改善的成果。 转变观念为以活动为中心的教学,在聚集了很多学习者的社区,包括传统的学校,是有很大的优势的。作为一个学习社区,应该鼓励学生们去发起活动,而老师的职责也是多观察学生平时的兴趣,帮助学生发起有意义的活动,并努力让这些活动和其背后包含的知识结合起来。发起的活动对整个社区的学生开放。只要学习社区足够大,应该会有很多丰富有趣的活动被挖掘出来。教师的另一个重要任务就是组织好基于重要体验的课堂,让学生对在这些活动中学到的东西或者需要学习的东西有很好的反思和整理。关于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我们下面再讲。 另外大家对于什么是基础知识的概念需要一些转换。我曾经让一个11岁的孩子教我如何玩三国杀游戏。三国杀是很复杂的游戏。通过让这个孩子教我如何玩这个游戏,我有意的在观察他的讲解能力,能不能把这么个很复杂的东西讲的清楚有条理,并问一些问题让他去产生体验,如何去讲会更好。这难道不是语文的教学吗?在这样一个日常的活动中,我们达到了教学的目的。一个好的教师,应该有这样的灵活性。当然我对小孩玩电脑游戏持保守的态度,现在大多数的电脑游戏隔断生活而不是联系生活。这个话题比较大,以后有机会另文专门讲讲。 所以以活动为中心的教学,对老师的要求是这个老师是真的对本专业知识有很好掌握很高的兴趣。自己要花很多的时间去用这个东西。 比如语文老师自己首先是应该有文学爱好的,喜欢阅读的。数学老师首先是在生活中喜欢使用各种数学的。(对于学生多大年龄适合开始学习数学是另一个比较大的话题。)这样老师能发现生活中很多可以作为学习的活动,并能在活动中灵活的运用知识。老师带领学生一起来做有趣的活动,那么 老师更多的精力是花在了该花的地方,是有效的教学。 老师自己学到了东西,起到一个教学互长的作用,教学也不是一个很累的活动。 而现在传统教学的通病,这里简单的说,老师投入很大精力在教学备课上,但是力量都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比如很多的精力都是在时间的控制上等等。我觉得这些要求对老师的要求太高了,要求老师花的时间太多了。而且很可能在实效上培养了学生对老师严重依赖的习惯。而且这样的教学太细太小,把学生限在一棵树上,不见森林,而学习中很多基本的问题都没有问。教师大部分的职能变成了维护课堂秩序。学生在课堂里接受教育变成了学习接受指令,不停的,学生变得越来越消极,无聊,失去兴趣。 这样的教学,对老师又有着过高的不切实际的要求。而这些要求又和真正的教育任务无关。这些真的是不可能完成之任务(Mission Impossible)。 现在的课堂对老师的要求,一方面要求太高了,另一方面要求太低了。对老师管理课堂详细讲解的要求太高了,对老师本身知识水平的要求太低了。我们希望改变这个。对第一方面要求低些,对第二方面要求高些。 研究教育理论的,比如什么Activity Theory, Project Based Learning, Constructivism等等,可以来研究研究。 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 关于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详见基于重要体验的开放课堂教学。 以活动为中心的教学需要和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结合起来才会有最好的学习效果。 而以活动为中心的教学和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通过以活动为中心的教学来产生许多丰富有趣有社会意义的活动,让学生在这些活动中产生丰富的真实的深刻的学习体验,通过基于重要体验的课堂来让大家充分的交流反思体验和认知,再将学习总结提高后的知识和能力用在更好的去做活动发现活动中去,或者把总结的知识发表去分享,我们就帮助学生完成了探索,体验,表达(Explore, Experience, Express)的整个学习过程。而一个大的学习社区,可以产生很多丰富的活动,可以对这些活动中产生的体验做丰富的交流。 现在的学校教育,都是一些照本宣科的板书教学,其实那些书,学生基本上自己就可以读。老师只要帮助学生找到比较丰富的适合自己学习曲线比较平滑的书就可以了。而学校教育,用大量的课堂板书,没有意义的作业和考试,占有了学生太多的时间,十几年二十多年都不接触实际的社会,不参与实际社会的活动。当学生真的毕业了,走出学校,走入社会了,是真的在参与社会的活动了,反而不会去学习了。面对各种社会活动和挑战感到困惑和迷茫,终于做熟练了以后也很少会去想如何再扩展提高。真的是学校里只有“学习”,参加社会了只有“活动”,严重的两个极端,严重的脱节。 所以我们需要在孩子们的早期,在学校里就提倡这样的以活动为中心的教学,并和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结合起来,从小就培养孩子在实际生活,实际活动中去学习的能力。而不是象现在这样走两个极端,严重脱节的现象。 当然,最真实,最大的活动,就是你的人生,你的生活。要学会在生活中去学习! 所以我们最终要做的,就是如何把你的日常生活变成学习的活动,在生活中学习。

Posted in 实验, 使用示例 | Leave a comment

基于重要体验的开放课堂教学

English version 如知识引擎一文所说,重要体验是知识的来源。我们认知的一切来自于重要体验。重要体验是对人生有建设性意义可以让你与过去的你有些不同的体验,能增加你对事物的理解的体验。基于重要体验的知识引擎应该在教学中也会带来突破性的变化。最近尝试着做了一次基于重要体验的开放课堂组织方式。虽然是第一次尝试,感觉这样的基于重要体验的上课方式,有很多的优越性,可以说直达学习和教学的本质。 这是给厦门五齐学校上的一次在线课。主题就是按照这个知识包(我在中学里的成长)里的知识点一条条的讨论大家的体验。每条的讨论时间不超过10分钟。因为五齐学校的学生是所谓的“农民工”,就是一般中学文凭,从农村到城市里打工的年轻人,非常渴望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不用一辈子在辛苦的流水线上做着机械重复的工作。所以觉得选取我在中学里的成长这个知识包对他们应该算是比较合适的。(当然比较高阶段的课就可以讲我在大学里的成长的知识包了)。 因为知识包里前面几条都是爬山的体验,所以大家一开始讨论爬山的体验比较多。课堂讨论给我的感觉,有这么多的人共同上课,每个人说出点真实的体验,很容易就可以把对某一个领域比如爬山的体验说的很全面。他们甚至帮助我回忆起了更多的中学时爬山时的体验。比如如下学生分享的爬山体验: 在山上,思维会得很清晰 我喜欢在那清新中读书,思考,做计划 我也喜欢到山里去,那里有土的气息,自然的气息 山上的空气是最好的,心情也会是最好的 我感觉没有烦恼,很轻松,有种想飞的感觉 我喜欢爬山;感觉 在山顶俯视风景很美!心情就豁然开朗 第一次爬到山顶的心情,真的很不一样 虽然爬到山顶很累,但是在山顶看到那么多在山下没看不到的风景的时候,觉得很值得 有一览重山小的感觉 我记得爬北辰山的时候,很累很累,真的很想放弃。可是到了山顶后,所有的疲累早就抛到脑后了 当我爬上山的最高峰顶很累,但是当看到我眼下的风景时,觉得都在我的脚下,我却很开心 站在山的最顶端可以看到最美的风景 我觉得爬山的过程,就和我们在工作和学习上努力的过程一样,虽然辛苦,可是到 了就高峰顶时,就很开心,就像我们所努力的有所回报了一样的。 一个人去可以静静享受 一个人爬山很孤寂,也会怕,和朋友一起爬可以说话 生命在与运动…朋友越多越好 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一个人去爬山 是不同的感觉,有想一个人上山的时候,也有和朋友一起的时候。一个人上山,只感受着自己的感受,很纯粹的。和朋友一起,热热闹闹的,相互在爬不动的时候鼓励。 但是会找相对低一点的山,为自己的体能考虑,因为在爬山的时候,思绪乱飞,很适合调整情绪及思绪 他们都有这些体验,让人感觉很欣慰。但是在面对人生和社会时就没有面对大山或者自然的时候那么清晰了,会有不少的困惑。但是学生们如果能把爬山的体验带入面对社会的思考中去,学会反思比较和分析,确认自己重要的感受,确认自己更喜欢什么,可以帮助他们更好的建立面对社会的态度。(其实如果学生不是在他们正从童年时期到成人时期过渡的时候被学校学习占用了过多的时间,他们会及时的去专注于他们真正的成长上。我想,那样他们会把自己在童年的那种仍然记忆犹新的快乐–主要是在自然界中的快乐和朋友一起玩耍的快乐–带到他们面对成人社会时必须思考的许多问题中去,从而建立其他们自己的价值观。但是当他们有很长的时间不能够去思考这些时,他们也就习惯了这样不思考的方式。而童年的那中快乐的记忆也会慢慢的变得不是那么清晰了。再晚一点,到了30岁以后,要再补上这门课,就非常困难了。)这点,这第一次上课没有更多的去挖掘这点,是以后可以强调的部分。 这里是该次上课的课后总结,附件里有上课讨论记录。 这第一次基于重要体验的开放课堂教学,给我的认识是: 基于重要体验的课堂有简单的课堂流程,易于操作,易于实施。在网上在线方式即可。 基于重要体验的课堂让老师也必须回到“老师”的本质意义,即老师必须有这方面的体验才成为老师。 课堂要求老师能够从多角度去挖掘学生的体验,尽量把在一个领域(比如爬山)里的体验都挖掘出来。比如这次给五齐学校的第一次网络课上,我让大家比较是喜欢自己一个人爬山还是和朋友一起爬山。老师的意义应该是在这个领域有丰富体验的人,这样老师才可能驾轻就熟的去多角度多层次去帮助学生去挖掘自己的体验,并让大家的体验汇总碰撞。如果没有在该领域丰富的体验,只知道些书本知识,是很难上好基于重要体验的课堂的,至少作为老师的“教”的意义就没有突出出来。 回到体验,使得讨论有了更好的基础。基于体验的讨论承认每个人的平等,承认每个人在体验生活上的平等。即如果我们都能够充分的了解对方的论点背后的体验,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分歧和争论。对方的表述可能很极端,但其背后一定有其切实的体验。很多争论的根源即是忽略了去体察对方的体验,对方为什么这么说。或者说话过于结论性,忽略了自己的知识是如何来的,希望对方能直接接受自己的观点。 讨论是开放式的,而非结论式的。是启发式的,探索式的。学习的过程是explore, experience, express三者不断循环往复的过程 (http://blog.opensourcelearning.org/?p=57&lang=zh), 知识包也是一种知识的表达,是更为本源更为开放式的表达。这和以文件为中心的知识形式比如博客和维基有很大的不同。博客文章是比较完整的结论性的表达,而知识包是比较本源开放性的表达。所以基于重要体验的知识包相比于博客或维基等知识形式更适合用来组织这样的开放式课堂。 对学生的启发作用,通过回忆自己的感受,通过他人在某一个小领域(比如爬山)帮助自己回忆相关体验,获得反思思考的机会。经常参加这样的课堂,对学生培养反思的习惯和能力会很有好处。比如学生在面对人生和社会时如果有反思的习惯和能力,就很可能把自己在面对自然时的那种体验带入思考,去寻找自己面对人生和社会时应该把持的态度。 现在的课堂都是教授一些书面的知识和技能,基本上是学生自己看就会的东西。很多比较深的东西无法教。基于重要体验的开放课堂教学,有可能去教一些非书面的知识,一些比较深层的东西。而这些是现在的教育所忽略的一个非常大而核心的领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实验, 使用示例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