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科学研究

知识,2B还是2C?

English Version 最近在互联网上集中学了点东西,了解了一下现在互联网上知识平台可以做怎么样的学习,其中有些体会,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发现知识似乎可以大致分成2B和2C的。不熟悉这两个词的朋友,B是business, 商业,2B表示针对其他的商业公司,比如银行和银行间的业务可以理解为2B,阿里巴巴网站把中国的商品放到其平台上供国外的商家采购,是2B。C是customer,就是客户,一般理解为个人。2C就是针对普通消费者的服务,比如淘宝,是卖东西给普通个人的,就是2C。互联网领域,做2C的领域一般与个人生活息息相关,满足个人生活方面的种种需求;做2B的是公司间的业务,个人一般接触不到,不太了解。 说2B的知识,意思是各行各业的知识很专业,隔行如隔山,知识和个人的生活领域也没有多大关系。这种知识都算2B吧,尤其是理工专业或科学领域的。说2C的知识,是说这些知识在个人生活中经常能接触到,比如大家一般比较感兴趣的历史,建筑,地质,生物等等。 其实2B和2C的知识并没有明确的界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的知识程度。 我在维基百科上查了一下近代有名的大数学家,大物理学家的出身,绝大多数都是出于世家,要么祖上是进士举人之类的,要么父亲是大学教授(详见这个知识包)。极少的例外的是华罗庚。(出生寒门的应该还有,没有去做完全的统计。) 在人文方面,这样的情况没有那么严重。另外,似乎在欧洲中世纪和启蒙时期也没有那么严重。感觉家庭背景对于科学的学习还是有巨大的影响。我觉得这个影响恐怕主要还是在自小的熏陶方面。而我理解的这种熏陶,即周围的人可以象讲故事一样讲那些数学物理的东西,或者在人文领域也是讲故事一样把很多东西都能串起来。 换句话说,是他们家传的2C的知识很丰富,能够和2B的知识广泛连接在一起! 这种2C的知识,我们也可以换一个词,即常识。 梁启超的几个孩子都是各专业的大家。梁启超在给梁思成的信里也敦敦告诫要多学些常识,不要太专了。梁启超说:“我愿意你趁毕业后一两年,分出点光阴,多学些常识,尤其是文学或人文科学中之某部门,稍为多用点功夫。我怕你因所学太专之故,把生活也弄成近于单调,太单调的生活, 容易厌倦,厌倦即为苦恼,乃堕落之根源。。。。。。一个人想要交友取益,或读书取益,也要方面稍多,才有接谈交换,或开卷引进的机会。不独朋友而已,即如在家庭里头,像你有我这样一位爹爹,也属人生难逢的幸福;若你的学问兴味太过单调,将来也会相对词竭,不能领着我的教训,你全生活中本来应享有的乐趣,也削减不少了。”另外,看过几个人的回忆录里回忆第一次见毛泽东的印象,都说毛泽东的常识异常丰富。讲这两个例子,说明一下常识的意思。 这应该是很高的门槛。但即使是这样高的门槛,在互联网时代也不是不可以逾越的。 在过去,识字是学习的门槛。那时这个门槛很高。从文言改白话,又提高了识字的普及率,大家基本上就可以自己看书了。过去只有个人的家里才有藏书,那时家庭背景对于读书应该有很大的影响。但是,现在到处有书店图书馆可以让你任意读,这个门槛也消失了。互联网起来后,可以阅读的东西更多,知识的搜索更加方便。记得大学时,我很想学习茶文化相关知识,在图书馆找,只找到一本书。还是后来的机缘,去中国茶叶博物馆做义务讲解员,才接触到比较多的茶的知识,后来自己吸收总结写了本小册子。过了些年,偶尔到互联网上查了下,发现当年看的东西,都在网上了。想当年我是要消耗几年的时间,慢慢的等待到机会才能学习的东西,在互联网时代竟然键盘敲几下就出来了。从这也可见互联网时代学习的速度。所以我常在揣测这些80后90后们是不是在互联网时代成长,获得的信息量比我们那时大的多?而我们这些已经不惑的人,如果不保持持续的学习,很可能就象我们看我们自己的父母那代人一样,拼音不会,英语不会等等。而最近两个月在互联网平台上的集中学习,更是给我这样的感觉。 这两个月,仅仅是依靠纪录片+知乎(quora)+ 维基百科+马蜂窝+谷歌(百度)地图(包括谷歌地球),就可以连续不断的学习各个领域的知识。 纪录片,人家都已经花这么多时间拍成片子的东西,一般都是在大众能够理解的范围和大众比较关心的领域的知识,即所谓的常识。所以不用担心自己看不懂,即使碰到有些暂时没看懂的部分先跳过去也没有关系,关键是能够迅速的吸收大量的“常识”。比如BBC的纪录片拍摄了各种植物的跨度几天或几个月的视频,然后加快速度播放给你看,那些植物就像动物一样充满了选择和能动性。大量的关于海洋生物的纪录片,深海的,南太平洋群岛的,南北极的等等,都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他们用摄像头记录下来很多珍贵的视频,呈现了这个星球上各种生物的生命形态。或者是高清晰的细胞内部各细胞器如何运作的3D计算机动画,让你清晰的看到细胞是如何抗击病毒的。(遥想当年学习生物的时候,一本书大量的篇幅,大部分都是在用文字给你描述各种细胞或细胞器长的什么样子,读起来很费事,还要发挥想象力去想象那些细胞器的样子。美国的教材好很多,大开本很厚的一本书,大量的大幅精彩图片,不过还是没有这个高清3D计算机动画能够把细胞的动态展示的如此清楚,并且现在十多年过去了,人类对细胞的了解,比我们那个时候又要清楚了很多。)或者讲地球起源的纪录片,用动画把地质的运动,板块的移动画的清清楚楚,可以知道黄石公园下面原来是个巨型火山口,夏威夷岛链的形成,发现大峡谷和大瀑布有相同的成因,发现第四纪冰川在世界各地留下的U型谷。 知乎上很多人包括一些领域的专家(如大学教授,科学院研究员等)愿意花费很多时间去深入浅出的把事情讲清楚(常常有人花好几个小时甚至一两天就为了回答一个问题),或者把很多理解了的知识汇集起来写专栏。11年到现在知乎上积累的好问题好答案已经不少,通过知乎能够快速的吸收各个领域的知识。知乎上热点的问题和答案一般也是大众比较普遍关心的知识,即常识,比如人类起源,人类文明历史,地质,生物,物理,宇宙等。 纪录片和知乎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对知识的过滤机制。我一个朋友喜欢用过滤这个词,来表达对知识的吸收和信息的获取的一个关键是如何去过滤。我觉得知识是浩如烟海的,任何一个领域如果钻进去,都很深,可以耗尽你所有的时间。但是如何去找到那些靠谱的知识,那些和生活广泛相关的知识,那些能很快促进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的知识,那些自己目前能够吸收的知识,这就是对知识吸收的过滤机制。我们过去似乎很强调读书学习,但似乎很少有强调如何过滤。其实读书是非常耗费时间的,而且很多书并没有那么好。大学第一年暑假,我计划暑假留校集中读图书馆里的书。看了不到一个月,就觉得无聊回家了。一方面是那时候图书馆里的书没有那么好,另一方面,可能更重要的,是缺少好的过滤机制。比如不知道哪些书好。靠着自己多读是可以不断提高自己的鉴别能力的,但是那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去慢慢发现(比如大学时,我慢慢的发现陈寅恪顾准这些人,慢慢的发现南方周末,粤港信息报这样的好报纸)。我们这个互联网时代,有豆瓣这样的网站可以有好的书评大众的打分以及好友的评价来帮助自己迅速的挑选到自己感兴趣能吸收的书。但看书,还是比较花时间的。看纪录片和知乎上的精彩答案,就快得多。 豆瓣,纪录片,知乎,这些都是这个时代的过滤机制,它们专注于常识的领域,你通过这些过滤机制去快速有效的吸收浩如烟海的知识,可以徜徉在知识海洋里,感受知识学习的无穷乐趣,如梁启超所说“生活内容异常丰富,能够永久保持不厌不倦的精神。”, “我每历若干时候,趣味转过新方面,便觉得像换了个新生命,如朝旭在天,如新荷出水,我自觉这种生活是极可爱的,极有价值的。” 维基百科是“靠谱”的知识。泛滥在我们生活中不靠谱的“知识”很多,不加鉴别一律吸收会误导自己,虽然时间长了知道的多了可以自我纠正但是还是浪费了许多的时间。互联网上的信息,同样有不靠谱的和靠谱的。比如百度搜索的结果以及百度百科极不靠谱,最多参考一下,但要谨防被误导。而且百度百科的知识分类体系极差,可以说没有体系。而维基百科不仅靠谱,知识体系很严谨,可以进行相关类别的延伸阅读。这些是百度百科完全没法比的。看到某个点不太了解的就可以上维基百科上查查看有没有该词条,然后做些扩展阅读,迅速把一个小点的知识扩大到一个大点,大到能够和其他的点相连起来,这也是一个学习的方法。 纪录片也属于靠谱的知识。知乎上的高赞答案相对比较靠谱,有时候需要点鉴别能力。 马蜂窝和地图都是很好的工具。现在旅游的人多,大家都喜欢到处走走看看。每个人都像司马迁一样年轻的时候就有机会走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甚至漂洋过海,寻访一下其他文明的古迹,其他国家的美景奇观。手机拍摄也方便,拍了很多的照片。我猜想可能是因为旅游的方便,大家的视野的拓宽,激起了大家对很多领域知识的兴趣吧。看看知乎上的问题和答案,感觉大家对生命起源,物种进化,人类起源,人类文明史,地球地质构造变迁等等的兴趣使得这些领域的回答在知乎上形成了热点和高质量的知识。2000年去美国的时候,看到很多美国人很喜欢地质以及考古,上大学选择这些专业,作为终身的职业,那时候感觉还是不能够完全的理解。另外,美国人很喜欢看“发现”频道(Discovery Channel)和国家地理杂志。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欧美人都是经常出国旅游,全球到处跑的。他们的纪录片也很发达。应该是因为这些促使了他们对这些方面的兴趣和学习。现在中国的经济水平上去了,大家出行旅游的也多了,兴趣开始丰富起来,而互联网则方便了这些知识的学习。(记得大学的时候去南京玩了几天,去了不少地方。但是十几年后竟然完全不记得自己在南京去了哪些地方,后来马蜂窝上看看,才回想起来。盖因当时没有互联网,查资料比较麻烦,所以去了一趟南京也没有查查相关的资料,不像现在去一个地方都会查阅一下。另外那个年代钱包里没几个钱,所以也没去过几个地方,缺乏比较,对中国的古城古建筑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十几亿人摆脱了以前的无知无畏状态,可以象当年的梁启超徐志摩胡适等人一样到处旅游环球旅行的时候(比如徐志摩在致陆小曼的书信里写到他把去欧洲的游历作为对自己顶重要的教育),这片土地上的人有可能对人类文明再做出重大的贡献吧。 当然旅游还是消耗时间和金钱的。节省时间和金钱的方法就是看马蜂窝这种网站(都有大家拍摄的照片啊,可以基本感受一下了),再结合维基百科,地图,知乎,纪录片等也可以了解的差不多了。否则,你就是去故宫100次,估计也是看了就啥也不记得了。应该说现在互联网上,学习的门槛已经很低,没有了空间时间上的限制,除了难以想象的需要亲身去看看质地的,基本上在互联网上都可以看到。(谷歌还有一个谷歌艺术的站点,全世界博物馆的收藏都已经数字化了,在网上就可以看到。)当然,亲自去当地看,是一种全方位的接触,分得清重点,很多点是在互联网上这种接近平面的接触方式比较难以感受到的,所以有时候亲自去看,也算一种有效的过滤机制,避免看大量的不太重要的东西,或者过早进入过多的细节。这点,和“实践”对知识的效用一样的。实践也可以看做一个重要的过滤机制,比如我大学里做过一些直销等。很多学富五车的人未必真的有知识,因为缺乏实践,所以所学的大量是虚妄的信息而已,并没有经过有效的过滤。比如孙中山跟袁世凯说他要给中国在10年内建设20万里的铁路(外国记者评孙中山铁路计划:比疯子还疯 缺乏常识)。当年毛泽东搞上山下乡,虽然负面作用很大破坏很大,但是从某一方面来说,他也许是真心觉得知识分子太缺乏实践,需要向劳动人民好好学习一下。(当然,我相信互联网时代不必象那个时代一样,知识分子和劳动人民有明显的脱节。互联网时代,劳动人民也可以是知识广博富有生活情趣的知识分子!) 现在互联网的丰富,你如果有些旅游的经验,看过一些东西,通过在互联网上“旅游”,脑补一下,基本上也能做到全国旅游,全世界旅游了。(旅游业从业者不要打我。话说回来,现在在中国旅游太花钱了。)通过互联网,你已经可以对我们这个国家的整个地理历史空间建立整体的图片,知道在哪里可以看到什么东西,知道苏轼去过哪些地方,分别写过什么诗词,在哪个城市的作品比较多等等,知道哪里有化石可以采,哪个时代的化石比较丰富,哪里看宋代的城墙,唐代的建筑,哪里去寻访汉唐时的中国,哪里有世界地质公园,可以看到什么样的地质地貌,各大名山的岩石主要是什么等等。这些不是历史学习吗?不是地理学习吗?不是生物学习吗?只比学校里的更丰富许多倍吧。 在这些网络平台上所获得的对重要常识的吸收,象听故事一样的接触各个领域的知识,也就是那种出身世家所受到的家庭熏陶。人类社会进入互联网时代,知识获取的方式已经有了重大的改变。网络的连接一切的特性,突破了过去的很多局限,使得知识的获取更加显而易见的可以基于兴趣去展开。兴趣其实也是种过滤机制。对事情的亲身接触也是种过滤。学习必须和生活相连,和玩相连。不要一味的只是读书,效率太低,容易走弯路错路(过去的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就是自小就有这样的好的过滤,可以真的把知识的学习当做很有趣的事情。)。假想一下比如有个浩如烟海的知识整体,你通过各种过滤机制对其在不同的点逐层的进行吸收。 知识是有机的,你必须有机的去吸收。如大脑的神经元之间的网络般的连接一样,重要的是知识间相互的建立联系。知识吸收要有机有序的进行,基于理解逐层推进,是不能强迫不能勉强的。学校学习考试那种方式,是机械式的填鸭式的,过于细节,甚至蜕变成对细枝末节的背诵记忆。 其实我上面讲的那些平台能够学到的知识,已经远远超过学校学习的知识范围。这段时间的学习,发现以前在大学里学过的这么多门的数学,化学,生物,机械,电子,材料,自动控制,信号处理等都基本上忘的差不多了。到底十多年来都从没有用过啊。(一点题外话,大家一般都觉得软件编程是理工科,可是我做了十多年软件,却把以前学的那些理工知识都忘的差不多了。十年不说一个语言,你就能忘记许多的词汇。更不用说这些知识了。编程的工作中常用到的知识倒是跟设计跟管理跟讲故事这些人文方面的东西紧密相关,另外接触到金融,地质,翻译,媒体,电商, O2O, 教育/学习,ERP,音乐等等领域,这些领域知识也学了不少。这两年做些硬件相关,大数据机器学习才回过头又接触些电子和数学方面的东西。你还认为软件编程仅仅是理工学科?软件编程到底是关于什么的学科?这恐怕是大家需要好好思考的。)可是那些知识应该忘得这么干净吗?其实当年学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样的学习方式极不牢靠,并没有建立和生活中的大量现象理解间的联系和知识间的连接。用本篇的话说,都是2B的知识,一旦不在那个领域工作,很快就忘了。现代以学校为主的教育制度形成一百多年以来,教的都是2B的知识,目的不是培养梁启超胡适那样的大师,目的是培养机器化大生产的熟练工人,包括知识工人(说的好听点是解决孩子们未来的就业问题)。钱学森的问题,恐怕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但是知识是彼此相连的。我相信2C知识的学习,能够覆盖相当部分的2B知识的领域,并且如要在某一专业领域深入下去,也离不开对该领域以及相关领域的2C知识的大量学习。并且,我相信,互联网会让2C领域的知识大量丰富起来,让2C知识的学习变得大为容易许多,丰富2C的知识,并延伸到2B领域。也许互联网学习在未来的建设,关键就在此,让无论什么家庭背景的人都可以利用互联网这个平台轻松逾越以前要那些大的世家才能达到的门槛,并且提供各种过滤机制,帮助大家有机的吸收并建立自己的知识。2B知识的有机的学习,需要依赖2C的知识。只有2C的知识可以把2B的知识都有机的连接在一起,通过对2C知识的有机的逐层的学习,是深入2B专业领域的基础。 我想再多讲讲2C的知识的体量是很大的。2C的知识,或者常识,即生活中的知识。现代人受现代教育制度的误导,常会认为生活中的知识是边缘知识,是非主流,不是知识的主体。这种认识,实在是本末倒置。我试着解释一下。大家旅游的多,见得多,自然会对不同自然风景的地貌的不同,植被的不同,动物的不同产生兴趣,继而对地质产生兴趣;去博物馆多的,会对人类起源感兴趣,那就涉及到基因学,会对人类不同文明的历史感兴趣,看到青铜器,陶器,瓷器等,就会去比较不同的文明发展史,会比较农业社会和游牧或采集打猎社会的不同,这些自然又是社会学的基础;看到古代各种器具的造型和纹路,自然对视觉设计又有了兴趣并产生感觉;去了故宫,再回到家看看故宫纪录片(),自然对中国古代的礼法社会有所了解,知道为什么孔子老人家哀叹“礼崩乐坏”,知道为什么中国人喜欢讲“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以及希望修身养性,理解以前中国文明高度一体,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无不有一致的表现,更理解为什么古代中国儒释道三家构成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了解人类文明史自然会去了解科技发展史,了解科技发展的环境和契机,了解科技发展的脉络。当你产生这些兴趣的时候,现代互联网可以让你迅速的获取相关知识,和你已有的其他知识产生连接,甚至建立新的知识结构。其他生活中大家普遍感兴趣的还有宇宙和现代物理学。现在的互联网,从常识层面去学习现代物理学并不难,难的主要是数学的推理。而物理学常识的学习又把化学,电子,生物领域贯通。另外一个大家普遍感兴趣的领域是医学健康,这方面也有大量的纪录片,讲人体的新陈代谢,讲现在人类对大脑的了解等等;对于临床方面的知识了解,也有好大夫在线,丁香园这样的网站有比较靠谱的知识介绍。另外,生活中要用到的各种化学品实在太多了。 生活中的知识是大量的,普遍联系的,是与生活中的各种现象紧密相关的。生活中的知识才是保有知识的稳定平台。这些知识不容易忘记,因为在生活中要反复接触到,会不断的增加对其的理解和彼此间的连接。生活中的知识,是足以支撑起整个知识体系的。我这里做个小小的预测,未来即使学校依然存在,其学习也当是以这种生活中的知识即常识为主,首先建立丰富的常识,培养生活的情趣。这些常识的学习,在不久的未来,会覆盖很广的范围,非常丰富,也能达到相当的深度,是足够个人进入任何专业领域去深入学习的。 有一个广泛的知识基础,要进入任何领域深入研究都是容易的。以前的那些物理学大师们,也多是学识渊博的人。记得读爱因斯坦传的时候有讲到他年轻时有个经常的小聚会,和各种人讨论各个学科的知识,包括地质机械材料等等。爱因斯坦在专利局工作的经历,我猜想也让他接触到大量各领域的知识和发明,激发他的想象力,使得他能够提出相对论。(没有认真研究过这段历史。)使得他能说出“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的话。在我看来,我理解想象力来源于广博的知识,那种理解了的知识,真正能够融会贯通的知识,或者说常识。常识,本来就是对专业知识的一种过滤机制。 这样的,通过互联网的学习,也许还是有个极限。比如可能还无法鉴别各种岩石的组成,无法鉴别古董,这些知识还是太专业了。但是如果有更多的样品的在网络上的以极高清晰度和3D的展示,再结合平时生活中的点滴的接触, 也许你也可以接近或达到专家水平。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科学研究 | 1 Comment

体验瑟谷

English Version 这次访美有幸在瑟谷学校参观了两天。虽然知道瑟谷学校已经十多年了,也通过各种途径读过他们的书,网上的文章,或者看过他们的视频,以及了解不少跟他们比较类似的学校如夏山,但是亲自在瑟谷待上几天,感受还是不一样的。刚到学校这天,校长就跟我说,来这里就是要全身心的体验瑟谷。我也决定放下以前关于瑟谷所有的知识以及好的或者坏的意见,我就是在这里纯粹的感受。 这所波士顿附近的瑟谷学校,是那所最早创立的瑟谷学校,68年创立至今已有约50年历史了。空间很大,主体是两个相隔很远的房子,其间是大片的草地和间或的树木。主房后面就是那个有名的池塘。 主房两层楼有大概十几个房间,分作各种用途。楼上有一间是办公室。其他有给3到6,7岁小孩玩耍的房间,有很多这个年龄阶段喜欢看的书和各种玩具,有ipad。在这个房间里常能看到很小的孩子在读书,经常还是几个小孩一起读。另外有一个艺术室(Art Room),有画笔画板,有做陶器(pottery)的工具等等。还有许多关于艺术的各种书。我看了一下,有绘画,摄影的书,有介绍古希腊艺术,古罗马艺术,日本艺术的书等等。有一个房间是厨房,有各种厨具。《瑟谷传奇》里有专门一章节讲他们的厨房。当时他们有一个很专业的厨师在这当老师,所以厨房办得有声有色。但据瑟谷的老师说,那位老师已经不在了,所以现在厨房的活动没有以前那么多。不过我们在那的时候,还是看到了几次厨房在做东西。厨房做东西时,两边的门上会挂上牌子,告诉大家现在厨房正在做食品,没有厨房使用资格的人不能进入。瑟谷所有的设备旁边都有个名单,名单上是有资格使用这些设备的人,包括教职工。打印机旁的名单最长,估计除了最小的几个学生,其他人都可以使用。其他的房间还有电脑室,并且不止一个。另外有讨论室。希望讨论各种话题的人可以在这个房间里落座。我听了几段他们的讨论,有深有浅的各种主题的讨论都有。比较深的如关于美国大选候选人的资金来源的话题。生活性的话题如咖啡的种类等等。讨论很随意,基本是随着大家的兴趣展开。还有好几个安静室(Quiet Room),希望安静的人可以在这里。我想那些希望考SAT的学生可能会在这里自习吧。 我注意到这间学校的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每个房间里都有很多的书。靠着墙壁都是书架,上面摆满了书。书都有分门别类加了标签,如文化,政治,哲学,艺术等等。我每个房间的书柜都大致扫描了一下,书的种类确实很多,有些书我能够识别的是很不错的书,更多的是我识别不了的书。我留心了一下一个放满了关于中国和中国文化的书架,感觉里面的书都是我自己很想看的书。我心想,如果能在瑟谷待几个月,光看书就很不错了。略有失望的是,我在瑟谷的两天,看到在读书的孩子似乎没有我想象的多。刚才说到的最小的那些小孩倒是经常在找书看。还看到一个大概10岁左右的女孩,捧着本很大的哈利波特一个人很专心的在看。 主房旁边就是《瑟谷传奇》里说的那个篮球场。真的是一天到晚都有人在打篮球。大孩小孩都在一起玩。 和主房隔着整片草地的是个活动室。有较大的表演厅。瑟谷的老师说话剧表演会在这里。另外舞会也是在这。活动室里还有一个专门的游戏机房,以及一个感觉相当专业的音乐室。音乐室是隔音的,并且一面墙是用玻璃隔开的,这样在另一个房间里可以欣赏音乐室里的演奏,象电台的播音室一样。音乐室里音乐设备很全,足以配备一个摇滚乐队了。看了几个孩子的即兴表演,个人感觉水平很不错! 瑟谷学校有两张签到签出表。一张是所有人包括教职工的。所有人到校后都需要签到,离开时要签出。我询问了一下,这张表的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满足麻省州对学龄儿童的学习时间要求,即每个学龄儿童需要保证平均每天5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另外一张表是给超过13岁的学生并且需要经常到校外活动或实习的。瑟谷希望不把超过13岁的学生限制在学校这片地上,给这些学生充分的自由去校外活动。不过并不是只要满13岁就可以自由出校活动。他们需要申请获得出校的资格。如果满13岁并有出校资格,每天出校时只要在这张纸上签出即可,并注明可以联系到的电话。这些学生也需要保证自己有学校电话,有事随时可以给学校打电话。记得《瑟谷传奇》里讲过,瑟谷学校会经常帮助学生联系在社会上做学徒的机会。确实大一点的孩子不应该被限制在学校里的。 整体的感觉,瑟谷是一个帮助孩童寻找自己人生的地方。有书,可以画画,做陶艺,可以玩音乐,可以打篮球钓鱼等等,尽量提供丰富的环境给孩童,让他们在这里发现自己。孩童也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发呆,可以“思考人生”,可以与其他(不同年龄的)孩子或者老师交流。可以到校外去寻找各种实践的机会。老师的角色就是帮助学生去做他们自己的探索。 瑟谷每周开一次全校大会(school meeting),每天开一次法律委员会会议。法律委员会会议每天早上11点开始,一般大概一个小时。法律委员会处理学生老师提出的complaints。比较大的事情,比如我们在那里碰到的有人complain音乐室的地上有很多木屑,似乎是打鼓的时候震下来的,但是没有人收拾。法律委员会先要核实事实,专门派了一个人去音乐室查看。并找来使用音乐室的人询问。因为事情比较大,形成了初步的报告给学校大会进一步讨论决定。complain的比较小的事情如签到忘记签了,或者签错时间了。complain比较多的是学生之间的打闹或纠纷。小孩之间总会有很多的纠纷,尤其是男孩更是如此。有些孩子很小,很难说清楚事情的原委。比如一个5,6岁的小孩提交了一个complaint, 当法律委员会问他陈述事情来由时,他说他忘记了。委员会只好问有没有其他在现场的人,叫来询问一下。我在那里坐着,看着法官们在判案,心里思绪万千。法律委员会的事情,我早就读过,知道其可以说是瑟谷的核心。我也理解其重要性。但当你身处其中时,很多问题还是会涌上来。委员会每天花大量的时间解决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是否值得?法律委员会只是在模拟成人社会,给孩子们一个了解成人社会的机会?只是一个孩子们过家家的游戏?如果在其他学校,这些纠纷会如何处理?一般就是一两个成人稍微听个两句就很快决断了吧?在自己的孩童时代,会希望这些问题如何解决? 我想这些孩子间的纠纷,也许在成人看来,不是个事。但是在孩子的世界里,就是很大的事情。而瑟谷的法律委员会,如果说是一个创新性的实验的话,这个实验至少证明了孩子们可以自我去管理他们之间的事情,孩子们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去解决他们之间的纠纷。而这个解决的过程,正是他们最重要的学习。这个法律委员会,不是模拟成人世界的游戏,不是过家家。它本身就是孩童世界里一个严肃的事情,是孩童世界里正常运转的一个机构。 两天时间里,我参加了两场法律委员会的会议,旁观了6,7个complaints的调查和判决,见识了孩子们的独立思维能力,思辨能力,表达能力的展示。每一个过程,会问询在场的所有人是否还有意见要表达。当申诉人表达模糊,总是用“我觉得他们可能”等语气时,会被告知要表述有确凿证据的东西,表述事实而不是猜测。如果委员会表决一致通过认为被起诉人确实违反了校规时,被起诉人需要认可并签字。然后进入量刑阶段。一般先是警告。几次警告后就必须有处罚。一般是罚钱,比如5块。如果自己认为家里条件不好,可以接受其他处罚,如倒垃圾。看着这些,我觉得其他学校里的学生,不管学习好还是不好,都是各种freak,都不是身心健康的,有着种种的问题。虽然是法律委员会,虽然是解决学生的各种纠纷,但是我却感觉到一种和平参与的气氛,一种富有生命力的感觉。 很多人都有感觉,现代学校与其说是学习的地方,不如说是方便老师管理学生的地方。老师相当部分的时间和工作都是在管理教室。但是就是从管理的角度来讲,瑟谷模式也展示了另一种管理方式的可能性,这种管理把学生当做人,而不是要把人变成机器。并且这种管理方式的成本并不高,基本上依靠学生们的自我管理。这种管理是非机械性的,是简单粗暴式的,是在人们的心中孕育和平的,是和甘地在印度的乡村建设以及中国30年代的乡村建设运动的精神是一致的。我也相信它是不难学习复制的,因为它是符合我们每个人的人性的。学习这种模式就是学习了解我们自己。 我自听说过瑟谷以来,就很喜欢瑟谷这样的模式,觉得很亲近。但是以前我可能更接近unschooling一边。在瑟谷两天,我感觉到瑟谷学校才是真正的学校,瑟谷的老师才是真正的老师。其他学校的老师虽然成为了老师,但是却没有老师的耐心。而瑟谷的老师才是在做着老师该做的事情,并且很有耐心。瑟谷不光是现在所需要,瑟谷也是未来。这是我当时跟瑟谷创始人说的原话。这次瑟谷之行,更坚定了我想创立一个学校或者学习中心(Learning Center)的想法。 瑟谷的教职工都需要接受学生们的投票的。投票在学校大会举行并将结果公示。我看到瑟谷的创始人也在其中,被投了几个反对票。(老师如果不能通过学生的投票会被解聘的。)我们这次有幸参加了学校大会。学校大会很透明,由比较年长的学生主持。有事先打印的会议议程计划,并公示于学校公示栏里。我们参加的这次正好有关于学校收入支出的报告,也是公示透明的。如果有关于校规的讨论,也是在学校大会上讨论。比如校长提出的,只有违法了校规才能complain。不能什么事情都complain。所以委员会处理时,需要先判断是否违反了某个校规。 两天的时间是完全不够的。比如我还有一个问题并没有得到完全的解答:瑟谷的学生是否在充分的学习?或者说是否在最快最好的学习?这是我一直在问的问题。这个问题部分得到了回答,因为我可以看到瑟谷的学生确实在学习在健康的成长。但是是否充分调动了他们学习的所有积极性,他们是否没有浪费时间充分的学习?我还没法完全回答这个问题。我知道一般学校的问题,从小我就知道学校学习是浪费生命的。但是至少一般学校的学习有这样一个优势,即不管现代教育制度设计的目的(我现在很肯定现代教育的目的就是服务于机器大生产的,但这里暂不论),它有意无意的形成了一个全国范围内的竞争机制,并且是一个高度竞争的活动。在这个全国性的“竞技”活动中,学生们能有个参照物,即有个反馈机制,并在高度竞争的活动中学会如何去安排自己的时间,这也是一个了解自身的过程。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个竞争活动是很单一的,仅仅从很单一的一个方面去评估人。 瑟谷学校应该是不反对竞争的,虽然瑟谷一直强调不给学生任何外在的目标或奖励。记得瑟谷创始人Dan Greenberg似乎说过,瑟谷里的竞争是真实生活里的那种竞争,即不是敌对性的,而是在竞争的同时又有合作,就像竞技体育一样。瑟谷追求真实生活的竞争,但是要创造出那样的真实的竞争似乎不容易。瑟谷学校的学生人数还是太少了。我拜访的这间瑟谷学校大概有5, 60人(更新:5,60人是在校园里看到的学生数量。我在校园里没有看见多少高年级的学生,估计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在校外追求他们的“学业”。所以整体的学生数量可能远多于60人。根据Peter Gray在他的著作Free to Learn里的记述,这个第一个瑟谷学校在几年里基本上维持着130-180的人数。这个人数我觉得其实不算少了。从个人体验来讲,我小时候的子弟学校也是差不多这么多人,平时的感觉是很热闹的,而且那时候我们的子校跟瑟谷一样,不同年纪的小孩都在一起玩的。像现在的学校,人很多,但不同年级间又很隔绝,反而让人感觉非常冷漠孤独,并不是一个丰富的学习环境。)。如果有更多的学生,有更多的多元性和丰富性,会好很多。或者当瑟谷模式成为主流,到处都有瑟谷学校的时候,我相信学生们会形成很多的真实生活里的竞争活动,而非考试这样单一性的竞争活动。 如果你对瑟谷学校不了解,瑟谷是没有课堂,没有作业和考试的。学生如果对某件事情感兴趣,可以向老师提出要求,老师可以安排课堂时间。课堂的时间长短也取决于学生们的兴趣。不过,这次在瑟谷,我并没有看到任何上课。我询问了一下,老师说这些年都很少有上课。可能是因为现在互联网的发达,学生大多在互联网上就可以找到能够满足他们求知的资料或视频,所以比较少有要求老师上课的需求。从这点看,瑟谷因为完全从学生的需求出发,倒是很自然的就适应了时代的发展,不需要自上而下的去人为调整。 这次去美国,也参观了另一所曾经的瑟谷学校。据其校长说,十年前这里就是完全的瑟谷模式。但慢慢的他们开始融合进去一些其他元素。比如在瑟谷学校,是完全没有课堂的,但是在这里他们会事先调查学生的兴趣,再根据学生的兴趣来设计相应的课程。比如我参观的当天就观摩了一节辩论课。这里瑟谷模式作为了一个track,学生可以选择在哪个track里。即使选择上课track的学生也可以要求暂时进入休学期,这样可以暂时不用参加任何课程。校长以前跟我说过,他们的改变也是不得已,主要是学生自己的要求。因为看到其他学校的小孩都要上课考试,这里的孩子感受到压力,担心自己是否在虚度光阴,提出要上课的要求。但是在这点上,我个人可能比较接近瑟谷模式创始人的意见,就是任何模拟的环境都比不上真实的环境。我想,问题还是如何让这些孩童安全的接触真实生活。 我如果要办学校或学习中心,我个人感觉,我会基于瑟谷模式上再增加三样东西。我不确定这三样东西是否画蛇添足。这里姑且拿出来跟大家讨论一番。 其一,增加更多的指导年青学生成长的讨论。瑟谷反对按年龄分班,反对任何课程大纲(curriculum), 我感觉主要还是在解构服务于机器化大生产的传统学校。但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一些建设性的东西,比如以前我讲过的关于人成长的三个阶段这样的东西,来给年青学生更多的方向感和指导性。以前我们比较缺乏这方面的开放性的讨论,并且很多科学研究被机器化大生产的目的所绑架,创造了“科学”理论来为传统学校服务。但是现代社会,我们可以更开放的讨论这些事情,到底年轻人的成长是哪些方面的成长。这些讨论,只是为学生提供一些参考,不具备任何的强制性。就好像学生去读社会学书籍或者小说来了解人生一样,这些参考性的书籍仅仅是给学生提供参考。我希望在这方面有更丰富的讨论帮助瑟谷模式里的学生更有方向感,好像一个架手脚一样,先有一些可以依赖的东西,再慢慢在自己的实践中根据自己的经验去纠正。 其二,我会增加更多的社会性,让学校跟社会有更好的融合。比如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帮助学生更好的找到做学徒的机会。或者能有更好的游学(field trip)的机会。或者做一个网站,让各行各业的职业人士可以在上面放上自己可以开放的时间和相应的资源。比如说我周五下午可以开放出来,大家可以来参观我的工作室,了解我是怎么工作的,还有问答时间。这个方面,其实也是瑟谷一直很重视的。比如瑟谷的老师会花费很多的时间帮助学生在社会上找做学徒的机会。我希望互联网的发展,能够给瑟谷模式提供更多的和社会接触的方式。 其三,我会增加打坐反思的活动。学校的目的应该是帮助学生去了解自我,打坐反思是很好的了解自身的工具。在美国,已经有很多学校把打坐融入到教学中去。比如这次在纽约,我就读到当地报纸上有报到纽约的中小学里有每天的打坐,来帮助学生静下心来,并提高学生的反思能力,进而明显提升学生的学习能力。正好我在纽约与一个朋友聚餐时,他也提到他儿子在布鲁克林的学校由David Lynch的基金资助的一个项目就是每天学生打三次的坐,早上中午下午各一次。我记得以前读到过美国一些大学里也有专门通过打坐来提升学生的学习能力,并有这方面效果的学术研究。打坐并非佛教或禅宗才有的东西,在佛教之前的印度就已经有打坐形式的瑜伽练习。犹太教,基督教等都有打坐。我们只需要把其提炼出来,作为一个学习了解自我的方法。 最近两年的经验,我更加确信现代学校教育是为机器大生产的目的而生的。最近工作中做物联网,会接触到硬件方面的生产。硬件的生产真是制造业,跟软件很不同,非常受物理世界的限制,比如受工厂的限制。硬件设计时,也一定要设计成非常傻瓜式,这样流水线上的工人只要不停的按两三个键就可以了。制造业是一定要减少工人出错的几率的,因为那直接就转化成次品率和生产效率上去了。在机器化大生产这样大规模生产的社会,你可以想象他们会需要什么样的人。任何健康完整的人愿意在流水线上一天到晚就是按那两个按键吗?为了大规模生产的需求,一定要让大多数人都成为愿意在流水线上变成机器一部分的工人,决不能让他们胡思乱想,决不能让他们觉得他们的人生还有其他出路。如何做到?现代学校教育制度就是答案。现代学校是完全模拟工厂的。即使是知识工人,也只是在狭窄的领域做些熟练的操作而已,而非探索性的工作。机器化大生产时代,所有的理论,不管是管理还是教育,都是为流水线服务的。 最近有机会参加了一个水库清淤泥的工作。很多人排成流水线,把铲出的土倒掉,又把空桶传递回去。可以体会到在流水线上工作是什么感觉,流水线上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慢,有一个慢了就影响整条流水线的速度。也可以想象基于流水线的管理应该如何去管理。如果有机会真的去工厂里工作一段时间,应该会体会更深吧。当然我们在水库的工作还是偶然的临时的,但是想象一下如果这种流水线的生产方式是大规模的,是最主要的生产方式,并且是市场竞争的,会对我们人类的社会生活有什么样的影响。教育,自然是要为这个最主要的生产方式服务的。 我这两年在珠三角工作。珠三角是典型的制造业文化,可以很深的感受到这种文化和互联网文化的迥异。但是就像珠三角的制造业在不断迁出,珠三角的企业需要不断升级一样,制造业在未来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一定越来越低。更别说象富士康一样,流水线上的工人越来越多的被机器人取代了。现代学校教育制度是不能够适应未来的(即使我们承认它很好的支持了制造业,成功的把很多完整的人变成了走投无路只能在流水线上干活的人)。现在的孩子,在学校里接受了16年的教育,等他/她毕业以后,会发现学校教育培养他/她去从事的工作,已经都被机器人做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科学研究 | 2 Comments

Consciousness Software

What we are building here at OSL is a kind of consciousness software, which helps people manage their consciousness. One way to look at it, consciousness software is a deeper level of digitization of human world. As internet is transformi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科学研究 | 1 Comment

What we learned from Sudbury Valley School?

We can learn many things about learning/education from sudbury experiences. In fact, we can learn everything about learning/education from their practices. Here I want to list four of them for you to consider. First, sudbury protects children’s feeling of spac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科学研究 | Leave a comment

Summarization of our findings

We want to summarize our finding here, so you know what we have achieved through our work. We want to be brief here in this essay so that you can quickly grasp it. We tried in many domains of educatio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档, 科学研究 | Leave a comment

反思学习工具和未来的学习

(English) C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科学研究 | Leave a comment

WIKI+Twitter

Here we propose a new representation of knowledge. Simply put, it is wiki+twitter, which we call WikiNote here at osl. You can take a look of the site: http://3exps.org/wiki/index.cgi/WikiNote Wiki has been invented particularly for knowledge cooperation. It has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科学研究 | Leave a comment

(English) Real life learning powered by knowledge system based on twitter-like snippets

Posted in 科学研究 | Leave a comment

生命度和教育

前两天和个朋友交流,问到Christopher Alexander讲的生命度的概念,和教育有什么关系? 我其实从没有具体的去用生命度的概念去一条条的分析教育。因为对于我来说生命度是适用于任何事物的,Christopher Alexander也是认为对人来说,所有的事物都是有生命的,故而有生命度的概念(degree of life)。所以我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比如软件编程,敏捷开发,学习/教育等,都会用生命度的概念去做得更好。而对于学校,对我来说,不是不够好,需要变得更好。而是从学习的角度来看,学校是根本就不合理的。当然从过去的机械化大生产的经济需求来看,是非常合理的。 既然朋友问到了这个,我觉得也饶有兴趣,就当场用生命度的概念分析了一下学校教育和未来的新的教育模式(以瑟谷模式(Sudbury Model)为例)。当时答的不算很全,也是点到即止就好。这里再补全一些。 首先生命度里面很强调的就是生命中心的概念。需要有很强的生命中心(软件编程里面的object就是)。 这个生命中心应该是自然形成的,满足实际需要的。但是学校里,为什么老师成为中心,而学生的学习需求却被忽略掉了。并且,学生对自我空间感觉的能力不断受到学校的破坏干扰,比如整齐划一的按部就班的课堂设置,学生感觉不到学习需求的学习计划,没有意义的作业和考试等等,都是在破坏学生对自我的感觉。学习最重要的就是对自我空间的感觉,没有了这个,如何学习,如何能有学习的能力?我们对照瑟谷学校(Sudbury Valley School, 也有翻作萨德伯里山谷学校),他们最重要的做法就是保护学生对自我空间的感觉,我们也看到正是因为保护了学生对自我空间的感觉,瑟谷学校才保持了人自然的很强的学习能力。当然,在生物体里,这个基本的生命中心,就是细胞了。(具体这里不深入了) 其二,我们尊重每个个体的生命空间,尊重每个生命个体对兴趣的追求,那么每个个体同时也要尊重其他个体的生命空间和对兴趣的追求。所以平等尊重的概念在瑟谷学校很重要。学生之间,学生和老师之间有平等的交流。生命的交流是自然的,是双向的,多方位的。而一般的学校里,是单向的,强加的。这个从生命度的概念来看,也是非常缺乏生命的。平等的概念也体现在瑟谷老师不干涉学生的兴趣,学生之间的纠纷也由(很友善轻松的)学生法庭来解决。 其三,Christopher Alexander讲的生命度的概念,在一个比较复杂的生命体(记住任何事物都有生命),更好的生命度就要求将复杂度分层,比如建筑或者软件里,人类组织也是一样的。个体作为基本的生命中心,在这之上,需要有自然形成的合理的满足实际需求的多人的组织。在基本的生命中心之上,还有由这些生命中心组成的更大的生命中心。瑟谷学校对于这些有非常好的体现。有学生法庭,有社团,有校务大会和委员或委员会,和成人社会一样。学生平等的参与到学校这个群体的组织管理中去。如果我们具体的去看这些更大的生命中心(学生法庭,有社团,有校务大会和委员或委员会),它们和基本的生命中心(个人)是如何互动的,这些大的生命中心如何形成,如何组织的,其实会让我们对生命的概念有非常好的理解。多说一句,在软件编程领域,也有同样的对生命的理解。 其四,生命中心是有边缘的。生命中心和外界的交换是双向的,有吸收有释放。在瑟谷学校,这个过程是很自然的充分的。比如说如果学习是吸收的话,瑟谷通过不限制,让各个年龄阶段的小孩,甚至和大人之间,可以自由的交流。这样不同的人在一起,个体就可以吸收到很多自己需要的营养。而这在传统的学校,是很难的。还有学校和外界的沟通,瑟谷学校从没有把自己同社会隔绝开来,学生一直是自由的在接触外界,比如70年代的时候开办牛皮饰品工厂,制造当时流行的牛皮饰品。而传统学校毕业的学生,面对社会的时候,是茫然的,不知所措的,困惑的,恐惧的。 其五,生命力度高的生命体,自适应能力也高,能够根据外界的变化更快的去调整适应。我们看到高级动物的可以根据外界的变化迅速的反应,可以跑的很快。对于一个社会也是这样。一个生命度高的社会,可以在时代变化的时候,自我改进,去解决自身的问题,完成新的系统的形成,这也就是西方现在正在经历的。生命度低的社会,痼疾长久得不到解决,病入膏肓,无法去自我调整去适应新的环境(比如技术发展带来的变化和新的可能性)。传统的学校就是自适应性非常差的系统。学习的内容和生活严重的脱节,不能满足生活多方面的学习需求。并且教材和时代严重脱节,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但是瑟谷学校的学习内容是学生自己想学的,永远都是和现实的生活紧密相连的。 其六,生命的连续性。传统学校的学习造成的是成人期和童年期的隔断,很多人已经忘掉了童年的快乐到底是什么样的。而瑟谷学校的学生是连续性的生长,始终都是如童年一样的玩。另外,在瑟谷学校,成人一样的从孩子那里学会各种东西,年纪大的学生从年纪小的学生那里也能得到很多的启发,这些都是生命的往复,是生命的连续。 其实分析进去,生命度的概念用来解释理解传统学校和瑟谷模式的差别,可以讲的东西太多了。本文只是作为对于Christopher Alexander讲的生命度的一个基本的介绍。所以不追求全面深入的讲解。 其实禅里面也说,关于生命的知识是一切知识的根本。

Posted in 科学研究 | Leave a comment

你今天学到了什么?

English version 如果你感到困惑,不知道该在“你今天学到了什么”那个输入框里写些什么,下面的内容也许可以帮助你。 我认为主要有两种内容你是可以在那里输入的。 一种是你每天的重要体验。重要体验是那些对你的成长有建设性的,可以让你与过去的你有些不同的体验,能增加你对事物的理解的体验,或者会对他人有所帮助。这些体验足够的大,以至于你不应该忽略它们。这样的体验,是你学到的东西,应该记录下来。 另一种内容是一些对你来说重要的事实。比如一些行业的数据,你在阅读的时候碰到了,也许你想收集起来,以后做分析的时候或者行业理解的时候要用到。 这两种内容,大概就是知识的范围吧。因为现代学校制度的原因,大多数人对于什么是学习,什么是知识,什么是教育,已经变得非常的模糊了,充满了错误的观念。我认为这就是他们要输入今天学到了什么的时候感觉不知所措的原因吧。但实际上,只要稍加练习,在生活中学习,通过笔记本,你很快就能掌握什么才是知识,什么才是学习。如何从生活的经验里抽象出知识的结构出来是学习的一种非常重要的能力。因为现代教育制度的原因,大多数人在学校里学了十几,二十几年,仍然没有学会这点。而这正是为什么做这么个笔记本网站的原因。希望笔记本能够帮助你富有成效的在生活中学习! 笔记本网站作为系统,会有些限制性的措施来帮助用户记录自己学到了什么。一个是记录便条的长短的限制。和微博一样,是限定长短的。目前设定是英文300字(3things.com的统计是用户记录的笔记的平均长度是220字),中文是100字。目前系统还没有很硬性的禁止输入更多的字,只是友好的建议输入在规定的字数以内会更好的帮助自己的学习。 另外,你记录的学习内容,因为其是要在以后在各种场合里重复使用的,比如和其他知识点一起组成各种知识包(并进而写成博客文章,或者用来上课或组织沙龙),或者被引用在各个地方(知乎,维基,微博等)来引入自己的知识结构,所以你记录的质量会影响你能否很好的去重复使用它。越具有知识性的笔记被重复使用(内部,外部)的次数就会越多,显现出知识的力量。这样就会帮助你慢慢的学会去记录比较知识性的东西。所以你在一开始的时候,可以放心大胆的记录,如果记的不够知识性,以后自然会发现,会改进。笔记本网站本身的设计也是让知识的筛选和整理变得简单快速。另外,笔记本本身的一个功能就是把那些当时觉得很重要,但在以后的时间里并没有再出现或再用到的其实只是随机想法的东西过滤掉,不要让这些随机的想法占有你的大脑的空间,影响你的思考和决定。 当然,现在笔记本上记录的丰富的笔记和知识包,也可以作为新用户的一个参照,来理解什么样的东西是比较适合记录。 上面的解释大家理解起来恐怕还会有些困难。这里做一个类比。把笔记本类比于微博,微博只是去和大家说话,社交。说出去的话积累多了你也不会去看,也很难再去浏览。但是知识是需要反复回顾总结形成新的知识指导自己的行动的,所以你在记录知识的时候应该有个意识,就是这个被记录的东西应该是自己以后经常会用到的(当然,笔记本也帮助你过滤掉很多当时你认为重要但事后发现并不重要的随机的想法)。而作为知识,必须多一些结构性的东西,就是标签和重要性。笔记本帮助你通过简单的编辑功能,逐步形成结构,有效的完成学习和思考的过程。有了这样的结构,你可以去打包或建标签树。去做许多和知识有关的事情,比如分享,发表,教学。所以笔记本比微博更富于知识性。你在记录便条时,如果对于什么是知识性的便条有困惑,建议你看看李开复博士的微博,开复的微博是很富有知识性的微博,你多浏览一下,可能就会对如何记录知识性的微博(便条)有些感觉了。如果大家经常收藏微博,收藏多了以后是不是就很难去浏览了呢?知识性的东西就是你要经常去回顾,评价,和改变的东西。 其实虽然当问大家今天学到了什么的时候大家会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大家日常在和朋友交流的时候,比如交流编程的经验,大家讨论如何成为编程高手,或者传授踢球的经验或者做菜的经验时,大家都很轻车熟路,而这些被交流的都是知识啊。只要大家记录下来,并有意识的在各个领域不断的积累,经常的回顾,评价,改变,就可以形成好的知识了。形成好的知识后,可以分享到各个微博平台,可以写成博客,可以出书,可以去开课,可以办学习沙龙或学术沙龙,做各种和知识相关的东西。 如何更好的提炼知识,是学习的一项重要能力。笔记本旨在帮助大家学会如何更好的去培养这个能力。即使对于我个人来说,随着不断的使用笔记本,自己的提取知识的能力也是在不断的提高的。所以大家不用畏惧,可以大胆的来尝试。就好像学英语必须有勇气去说一样,说错了就改就是。勇敢的去尝试笔记本来记录管理自己的学习,迅速纠错,也能很快的学会如何去学习! 不用怕记录了不重要的东西,系统的一大功能就是帮助你快速过滤掉那些知识性不强,以后都不太用得上的东西。学习本身就是不断的去除很多不重要的东西。 不要花费过多的时间去收集记录一个学到的东西,只要把关键的内容捕捉到即可。平时多记,快速的记录自己需要保留收藏的知识性的东西,笔记本会帮助你在日后定期的整理中不断的完善你的知识。

Posted in 科学研究, 用户使用手册 | 3 Comments